您的位置:

首页>玄幻仙侠>哈利波特与洞穴屋

哈利波特与洞穴屋

此刻,卫斯理太太正对双胞胎与荣恩大发雷霆,因为他们居然三更半夜私自开了卫斯理先生的违法飞天车去接哈利。


  『云层厚得很呢,妈!』弗雷说。
  『吃饭的时候不準讲话!』卫斯理太太大声喝道。
  『他们竟然让哈利饿肚子耶,妈!』乔治说。
  『你也给我闭嘴!』卫斯理太太说,但她在开始替哈利切麵包,并涂抹奶油时,脸上的表情稍微变得温和了些。
  就在此时,出现了一段小小的娱乐插曲,表演者是一个穿着长长睡袍,顶着满头红髮的娇小人影,她踏进厨房,发出一声微弱的尖叫,然后就立刻跑了出去。
  『金妮,』荣恩低声告诉哈利,『我的妹妹。她整个夏天都在谈你的事。』
  
  卫斯理太太雷霆过后,哟喝着双胞胎与荣恩去除地精,而哈利也跟着他们见识到了这种家庭害兽。接着是第一次见面的卫斯理先生回到家,与哈利打过招呼后,荣恩便带着哈利上楼参观他的房间。
  在三楼的楼梯边,有着一扇半开的门。哈利才刚瞥见一双紧盯着他瞧的明亮褐色眼睛,房门就碰地一声关上。
  『是金妮。』荣恩说,可想而知。

  在洞穴屋过夜的第一晚哈利实在兴奋得睡不着。长这幺大,哈利还是第一次在朋友的家中过夜,或者说这幺深刻地体验到自己拥有朋友呢!在麻瓜世界,因为身旁有个欺负人的达利,哈利一直过得很孤单,而达利也最喜欢有事没事戳戳他的这个伤口,跟哈利炫耀自己可是有一堆朋友,今天晚上又要去谁谁谁的家玩个通霄(『显然不会是上次床被你睡垮的那个倒楣鬼吧!』哈利有一次想。),以前哈利总是装做不在意,今天才知道,原来有朋友的感觉真的这幺好。
  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哈利看看手錶,已经半夜了,身边的荣恩早已经鼾声大作。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一种细细的,几乎不可闻的喘息声,从这屋子的某处传来。听起来,声音的主人似乎很痛苦?哈利蹑手蹑脚地深怕吵醒荣恩,爬下床,来到走廊上倾听。
  他搜寻着声音来源,下了两段楼梯,接着便几乎确定声音是从眼前这扇门里传出来的。
  『啊…不要…哈利…那里不可以。』
  哈利不知道为什幺会听到自己的名子,但这里可是金妮的房间啊!如果说,里头有什幺恐怖的东西正在攻击她…?哈利悄悄捉住门把,向外打开。
  这是什幺样的情况?只见到金妮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手指在她的下体不断进出,雪白的躯体配合着手势不断地扭动,娇俏的小脸紧闭着双眼,两颊烧得几乎跟他的头髮一般,红通通的。
  『哈利…噢…我…快不行了…』
  如果能够在多一点男女方面的知识,哈利一定会知道这种状况他最好再悄悄关上门,然后赶紧溜回荣恩的房中-但他偏偏从小到大住在那个把他当垃圾,从不费心教导他任何知识的德思礼家,这代表他现在什幺都不懂。哈利把金妮的呓语,当成了对他的求救,他立刻冲上前,一把拉开金妮骚动着下体的手,几滴温热透明的黏液从她手上喷到了哈利唇边。
  『金妮!妳怎幺了?妳被什幺咒语控制了吗?』哈利天真的问。
  『啊-!』金妮惊慌地睁开眼睛,正準备大声尖叫,随即又想到可能会吵醒全家人-憋得她娇嫩的胸口整个发疼。怎幺会这样呢?彷彿从刚才性幻想中跳脱出来,活生生的哈利正站在眼前,吓得她双脚乱踢,退到床的另一头。
  『你…怎幺会在这…?』金妮惊恐地问。
  『我,我只是听到妳在挣扎…所以来看看。』哈利不知所措地回答。
  『出去…出去…。』金妮的声音弱得像蚊子。
  『金妮…我…只是想帮忙,抱歉。』哈利边说边退向门口。当然,他还算是知道男孩子不应该看到女生的裸体,但他以为自己救了金妮脱离恶咒控制的举动,在这种时候远比一些笨条规来得重要。
  『真的很抱歉。』哈利说,抓住门把準备退出门外。
  『等…等一下…哈利!』金妮喊道,她已经紧抓着被子遮起光溜溜的身体,『我…真的不是故意做这种事…呜…都是乔治和弗雷教我自慰,他们说这是种霍格华兹不会教的魔法啊…呜…而且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又住到我们家…人家忍不住嘛…呜…你不要讨厌我…哈利。』金妮虚弱地哭了出来。
  哈利压根儿不知道『自慰』是什幺东西,霍格华兹没教?那他肯定比卫斯理一家人更没机会学到。他此刻只是不知道金妮刚才的话究竟是生他的气还是在跟他道歉?看着哭成泪人儿的金妮,哈利实在没办法一走了之,而且心里渐渐有种奇妙的感觉-他很想再看几眼金妮的裸体。
  『这个嘛,我…』哈利根本不确定自己要说些什幺,只是认为该开口说些话。
  『你会讨厌我吗?哈利?』金妮不确定地问。
  『我…我为什幺要讨厌妳呢?我只是不知道…妳刚才究竟怎幺了,动作好奇怪。』哈利不解的问,莫名奇妙地感觉自己脸庞越来越烫。
  『你…你不懂?』听到哈利并没有因此讨厌自己,金妮大感安心,却也为哈利完全不懂『性』而颇为惊讶。
  『我…这个…我不太暸解魔法世界的事…』哈利对自己的无知感到不好意思,显然他确信了金妮刚才的动作是某种根魔法有关的事。
  『那…这样的话…,』金妮像是打定了什幺主义,突然一把抛开被子,走下床,『你愿意,让我来教你吗?』她慢慢走向哈利。
  『哈利…我…我的身体好看吗?』金妮问,娇羞地摊开双手站在哈利眼前。哈利也不确定他看到的算是好看或不好看,毕竟自己是第一次看到女孩子的裸体,但眼前的景象着实让他有种飘飘然的幸福感。
  金妮刚刚开始发育的身体,微微隆起了两座如小丘陵般曲线柔顺的乳房,尖端并各自镶着一颗如指尖大小,看起来极有弹性极为滑嫩的粉红色乳首;往下注视到她的腰身,那肯定是哈利这辈子见过最纤细的腰围,中间并精雕搂刻了一个形状可爱的肚脐;再来到金妮刚才陶醉抚摸的下体,长着几根捲捲曲曲,几乎跟她的头髮一般艳红色的阴毛,上头闪亮着几滴刚才金妮自慰所流洩出的淫水光泽;而身为卫斯理家的老幺同时是个女孩,金妮没有长出如哥哥们那般的满脸雀斑,皮肤是全家人里头最好的,肤色是娇嫩而透着粉红的白。
  『我…真的没想到你不懂呢!来吧,很舒服的,你放轻鬆。』金妮说,右手同时抚向哈利的胯下。
  哈利这才注意到原本过大的达利旧牛仔裤这时怎幺会变得紧绷,双脚中间明显地有个东西隆起-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事发生呀!他看着金妮慢慢抚摸那个隆起之处,自己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嘻!你变得很硬呢!』金妮说-然后就顺势拉下他的裤子拉鍊。
  『喂,金妮…这是?』一条哈利自己从没看过的身体器官撑出内裤跳了出来,他了解到这是原本那条小小的阴茎,但怎幺会变形成这副德性?
  『哇…很大…好红…。』金妮蹲下,带着好奇的眼神观赏了一翻,然后 起烧得滚烫的脸颊对哈利说:『哈利…我…除了弗雷和乔治给我的书之外,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别的男孩子的…也是第一次跟男孩子做这种事,如果不舒服你要跟我说喔…』接着,金妮就伸出舌头舔向哈利的龟头。
  『喂…金妮…』哈利感到自己脸烫到已经要起火燃烧了,但他再也说不出话,这种感觉实在太过舒服,他不自主地双手抓住金妮的头,将阴茎深入她的喉咙,将金妮一下下撞向自己的腹部。
  『噢…哈利…噢…我好幸福…噢!你撞到我的鼻子了啦!…』金妮含着阴茎,口齿不清地说着。
  『啊!』哈利不自觉地大叫了一声,随着阴茎跳动,一股不知名的液体从自己它的深处激射而出,滑入金妮的喉咙。
  『咕噜…噢…你射精了,哈利。』金妮将嘴巴离开哈利的下体。
  『这…我怎幺会喷出这种东西…这是…?』哈利喘着气,不解地问。
  『最神奇的魔法液体。』金妮说,带着幸福的表情吐了一些精液到手掌上,轻轻舔着。

  两人都尴尬地望着对方癡癡傻笑,不知下一步要做什幺。这时,金妮的房门突然被大大的敞开!
  『宾果!你们正在做暑假中最适当的休闲!』弗雷说。『学以致用,真不愧是我们的妹妹!』乔治开心地笑。
  看着突然出现的双胞胎兄弟,哈利与金妮都不知所措地楞在原地。金妮是对自己的行为居然被发现感到羞耻,而哈利则从头到尾都没搞清楚他正遭遇着什幺样的状况。
  『我以为你们还算有点脑子哪!做这种好事居然都忘了关门,把全家都吵醒来观赏了怎幺办?』两人踏进房间,顺手把门带上。
  『别害羞,别害羞,我们可是最通情达理的-年轻真好啊,只是呢,』乔治说,『这幺有趣的事怎幺都不找我们一起玩呢?』弗雷接话。
  『乔治!弗雷!』金妮大吼,这下她可对两人的玩笑生气了。
  『别生气嘛!妳是我们的亲妹妹,我们当然不会伤害妳啊,但这种场面还真是难得一见,妳就大发慈悲让我们参观参观嘛!』乔治贼贼地笑着。『正因为我们需要个我们以外的男主角-』
  『而哈利你出现了,严格来说你干得不错,这幺快就把我妹看光光,还成功让她帮你口交-』弗雷刻意加强语气,『哈利,因为你是个好男孩,我们都喜欢你,』乔治又接话,『而金妮又是那幺样的爱你,所以我们一致认定你是最棒的人选,』弗雷最后说,『所以我们放心把妹妹交给你干。』
  『喂-』金妮这时朝两人甩了个枕头,『别把我当你们的玩具!』
  『哎哟!别这样嘛!你自己还不是很喜欢-偶袄幸福,噢!阿利!』弗雷模访金妮刚才的声音。
  『别说了-』金妮说来愈羞,赤裸的身躯整个胀红。
  『是啊,别说了,直接来做吧!我们可是特地来欣赏自己妹妹精采的表现的,哈利,来,你又得上场了,别让我们失望!』乔治兴奋地搓着手。
  『什幺上场-你们到底在说什幺,要我做什幺-这一切到底是怎幺回事?』哈利有恼怒。
  『别生气别生气,这种事一上场就会自然而然懂了,这是种霍格华兹不会教也不需要教,每个人天生就会的魔法喔!』弗雷说。
  『我们几乎从你们开始做就在偷听了,金妮,妳都还没丢吧!会受不了吧?看,哈利又软趴趴了,赶快再施展妳的魅力,让哈利瞧个清楚!』乔治说。
  『你们喔…』金妮的表情看来恨不得自己与他们没有一点关係。
  『哈利,怎幺样,很想再探索看看金妮小小裸体里的秘密吧?』乔治问。
  『这…』哈利搞不清楚这对双胞胎是被卫斯理先生还是太太教育得如此乱七八糟,但老实说,乔治讲到了他的心坎里。
  金妮似乎也被再次挑起了情慾,『那…哈利…你…愿意,再看看我吗?』她问。
  什幺意思?我正在看啊,哈利想。但接着他又见识到刚才没看过的情景-金妮这时坐到了床上,朝哈利两脚张开,并用右手的食指与拇指慢慢分开双脚之间的一个细缝-哈利从来不知道女孩子的私处是这种模样的,跟自己的那条东西截然不同。
  金妮的小荳蔻刚刚发育不久,还很羞涩地隐藏在两旁细嫩肉蒲之间,几片阴唇也存在得不是很明显,包围着可爱的尿道与阴道,整个下体是颜色清爽的粉红,哈利又看到了金妮同样闪耀着淫水光辉的肛门,同样是乾净撩人的嫩红色,看得他莫名奇妙地血脉喷张。
  『太漂亮了!』乔治小声鼓掌,『太精采了,哈利,还不快上!』弗雷推了哈利一把,害得哈利整个人往前跌,再次勃然而起的火热阴茎正好贴上了金妮的阴户。
  『噢!哈利…好烫…。』金妮娇喘着。
  接下来该怎幺办呢?哈利原本想开口问,但出乎意料地,他认为他自己知道答案,他很想找个地方将阴茎插进去,而关于这最理想的插入点,当然就是金妮身上的洞口。
  『金妮,忍着点痛,别叫太大声吵醒大家。』弗雷跪到金妮身边,轻轻摀住金妮的小嘴。
  然后哈利的腰部就稍一用力,他立刻感觉到整条阴茎被一股难以言喻的暖流包围着,多幺舒服-他终于挺进了金妮的处女身躯。
  『金妮乖,很快就不痛了。』哈利听到弗雷安慰着,才赶紧将目光从两人紧密的接合处移向金妮脸庞。她整张脸羞红,牙齿紧咬着下唇看来都快要渗血了,并且从紧闭的双眼淌下滚滚泪水。
  看到金妮哭了出来,哈利一下子变得很慌,赶紧问:『对不起,妳,妳很痛吗?我看我还是先拔出来?』
  金妮勉强张开眼睛,还是在流泪,『不…用,我受得了痛,我可能是因为太开心才哭的,哈利,我幻想这个时刻好久了…。』
  『天啊,做爱就做爱,你们这幺肉麻干嘛?要叫我们这两个没人要的家伙怎幺办呢?我们也慾火焚身哪,却没人可以帮我们解决。』乔治叹气,挺起他裤子里的突起。
  『哈利,你在笨什幺?赶快抽动啊!』弗雷捉住哈利的腰,让他的下腹部深深撞击了几下金妮,『既然妳能跟喜欢的人做爱了,多多少少,用嘴帮我们一下,算是庆祝妳长大啰?』弗雷问金妮。
  『你…你在说什幺啊,我们是亲兄妹耶!』金妮擦去眼泪,好不容易才将注意力从哈利的抽插转移到弗雷的话上面。
  『所以才只能用嘴嘛!说「啊」-』乔治说,顺手将金妮的头贴上他已经脱去裤子的勃起肉棒上。金妮愣愣地看着鼻子下面这条比哈利又大上几号的火热棒子,不知如何是好。
  『拜託啰!』又一条长相完全相同的肉棒出现眼前,弗雷也脱下了裤子。
  『你们…闹够啰?』金妮怀疑地问。
  『我们才不是在闹着玩呢,哈利,帮我们劝劝他嘛,否则我们要憋得爆炸了。』弗雷说。
  哈利刚才完全不知他能插嘴说些什幺话,只好自己沈浸在与金妮做爱的快感中,这才回过神来,对金妮开口,『金妮,既然这样…妳就...。』
  『你真的希望除了你之外我还帮其他人服务?』金妮用有些委屈地问。
  『恩…好歹也是他们帮忙我才能来这里的。』哈利说,口气却不确定,心里像是有些不希望把金妮分享给别人。
  『好吧,你说了算。』金妮翘着嘴,却带着点调皮的表情说。
  『多谢啰!』双胞胎异口同声说,看着金妮双手身过来握住两人的肉棒,她先亲了一下弗雷的龟头,又帮乔治舔了舔,接着他把两条肉棒拉近,张口一起唅住。
  『哇…太棒了…老妹…妳怎幺学来的啊…再舔一下…用力吸…』双胞胎的龟头同时在金妮口中,与她的牙齿、舌头互相碰撞着。
  这下子哈利有些感到被冷落了,于是他一边抽插,凭着不知从哪来的本能,双手开始揉捏金妮的乳房,并低头吸允两颗翘高的乳头。
  『噢!哈利…好棒,太舒服了…啊…噢…唉呀…噢…』金妮不由自主地开始浪叫,嘴巴只好离开双胞胎的肉棒,剩一双手为他们套弄服务着。
  世界上怎幺会有东西,拥有这幺滑顺舒服的触感?哈利揉捏着乳房,十根手指不断滑过金妮凝脂般的皮肤,真是有着难以言喻的满足感。并且明明没有味道,但此刻他却认为口中的金妮乳头比霍格华兹的任何餐点更加美味香甜,他可以永远这幺吸允下去,他想。
  『金妮,别太偏心呀!』弗雷装作委屈地喊。金妮于是又将小脸转向双胞胎的胯下,开使连舔带吸地轮流对付两条肉棒,搞得两个哥哥喘气连连,『说真的,我从没想到你们的有这幺大呢!』金妮说。
  而关于哈利负责的部份,渐渐习惯了痛楚的金妮看来越来越能感受蜜穴里的动作,感觉火热的阴茎在自己阴道里汹涌翻搅,阵阵酥麻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地传遍全身,让她在应付哥哥的肉棒们之余,还是不断地『噢!唉呀!呜!噢!我、我不行了啦!唉欧!』怪叫。终于-
  『噢∼!』一阵彷彿从她胸口深处发出的舒坦喊声,金妮的阴道开始剧烈收缩,让她不由自主地更加捏紧双胞胎的肉棒,扯得两人连连呼痛;阴道的加压也使得哈利更加喘息,感受着金妮达到高朝前的脉动,紧实、扩张、紧实、扩张,从阴茎传来的快感变得越来越明显,于是-
  『啊∼!』彷如麻瓜的成人电影情结般,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哈利感到自己的阴茎再次射出了金妮口中的『魔法液体』,而金妮的整个身子如触电般抽蓄,艳红的脸颊上眉头紧皱,瞇起的眼眶边又滚起了泪珠,并且张大口喘着气。
  同时得到此生第一次做爱后高潮的幸福感觉,让哈利不由自主地捧起金妮的脸颊远离双胞胎的肉棒,将嘴巴探进金妮微张的嫩唇,探入舌头狂乱地翻搅着。
  配合哈利的吻,金妮也开始动作,两人的舌头在彼此口腔里纠缠,嘴唇并且胡乱地开阖着吸允着,乎相交换着浓情的唾液与幸福感觉。
  一阵热吻后,哈利感觉自己射精两次的阴茎在金妮的阴道里疲软了下来,他放开金妮,翻身躺到床的一边;而经历一阵女性独有的连续高潮,也让金妮精疲力竭。
  『怎幺-金妮,你们不能自己高兴就算啦!我们还没完事呢!』弗雷不服气地在一旁说。
  『唉唷…随便你们好了…我没力气了。』金妮带着飘飘然的神情,昏昏欲睡地说,『但是…不要碰那边…』金妮用手遮住蜜穴。
  『那是说-其它都可以吗?』乔治兴奋地说,肉棒顿时又变硬了几分。
  『乔治,那会使她受伤的呀!』弗雷劝阻。
  『当然,当然,我只是开开玩笑嘛!我们可绝不打算伤害可爱的金妮,所以嘛,那个最美丽的秘密花园,只好等到将来一个更适当的时刻,留给哈利来开发啰!』
  哈利与金妮都不晓得两人在说什幺,金妮对这些事只是有兴趣,但她还没有懂这幺多。
  『现在,可怜的我们只好退而求其次-来吧,老妹!』说着弗雷一把将金妮抱起,捏了几下她已经硬挺的乳头,然后双手一个动作,轻轻巧巧便将她整个身子腾空翻了过来,变成头下脚上的姿势。
  『金妮,这样子感觉更不同了吧?』弗雷问。哈利看到金妮的脸胀得更红,脑充血使得她开始盗汗,汗珠顺着她的屁股曲线,流过她的背部,流过他此克裸露的后颈,流向她艳红的的髮丝。
  弗雷与金妮是正面相对着,金妮的小乳房紧贴着弗雷在几年魁地奇生涯中练出的腹肌,而弗雷开始将金妮的双脚架在自己肩膀上,让粉红色的阴户整个暴露在他鼻子前。
  弗雷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金妮的小荳蔻,让金妮嗔叫了一声,接着他就双手扶住金妮的头,『再来一次,说「啊-」』把肉棒送进金妮的小口中。
  弗雷开始激烈地前后摇晃,搞得金妮有些七晕八素,并且同时对眼前的粉红色阴户连吸带舔,让跨下传来浪叫连连。
  『越来越多水啦!而且味道还真不错,乔治,换你嚐嚐吧!』说着说又将金妮腾空捉起,转个身让她面对乔治,一把抛了过去。
  乔治抱住金妮,让她继续维持头下脚上的姿势,扶着她的头吸允肉棒,并用舌头在金妮的阴道与肛门口间钻进钻出。
  这幺玩了一阵子,乔治又以同样的动作将金妮抛给弗雷,两人靠着当打击手所练出的强壮臂力,就这幺将脑充血到无力反抗的金妮当成个博格般,玩了五、六次抛接游戏;然后-
  两人都以相似的动作,抓住金妮的头,激烈地前后摇晃了一阵,轮流在他口中缴械。然后才由正抱着金妮的乔治将她平躺在床上。
  金妮用舌头搅动着口中的残留液体,只觉得双胞胎的精液不论在味道、浓度跟份量上都几乎一模一样。
  双胞胎都满足地躺在地板上,弗雷转头望向刚才起就躺在床上,安静得不发一语的哈利,『怎幺样,哈利,有没有又挑起你的兴趣了?要不要再来一次?』
  哈利也 起头,看到自己的下体再次肿胀,弗雷就是这个意思吧?老实说他到现在都还不太了解他们今天晚上所做的事是怎幺回事,但心里只有一个感觉,真的很美妙。
  『噢!拜託!弗雷。对不起,哈利,我是已经累惨了,当然啦,如果你想要,还是可以自己…恩…我随便你玩嘛。』金妮害羞地说。
  哈利有些开心得坐起身,但顺着眼光望去,却惊讶地发现房门被开了一道细缝,一双眼睛正再偷偷凝视着房里的一切-
  『荣恩!』哈利喊了出来。
  众人听见门外的身影倒吸了一口气,然后们就被慢慢地打开,果然是荣恩。
  『我…刚刚半夜醒过来没看见哈利,就想说出来找找看…然后我来到金妮房间外面,就听到声音…你们居然…在做这种事…』荣恩不知所措地搔着头说。
  『荣恩!如果你敢告诉妈的话,我们就…』乔治恐吓着说。
  『不会,我当然不会啦,我只是想问问,』荣恩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可以加入吗?』
  『噢!』金妮精疲力竭地望向荣恩裤子的隆起,『饶了我吧!』

  『哈利,亲爱的,昨天一个晚上睡得好吗?』
  早餐时间,哈利、金妮、荣恩与双胞胎兄弟已经排排坐好在餐桌边,卫斯理太太亲切地问着。
  『噢!天啊,显然是睡眠不足,好深的黑眼圈哪!可怜的孩子,换了张床让你很难适应吧!』卫斯理太太心疼地说。
  『啊,不,不会啦,其实昨天晚上我很快乐。』哈利回答,眼睛偷偷瞄向金妮,让她娇嫩的脸庞浮现了一个明显的微笑。
  『说真的,孩子们,我不得不怀疑你们昨天晚上是不是又想出了什幺鬼点子去做了什幺事?』五个人同时倒抽了一口气,『哈利就算了,为什幺你们每个人都黑眼圈都那幺深?我不想一直怀疑你们,但最好别被我再抓到你们又半夜溜到哪里去了-现在快吃早餐吧,我去帮你们收拾床铺。』
  哈利、荣恩跟金妮对望着癡癡笑着,哈利偷偷吻了一下口中塞满煎蛋的金妮嘴唇,让金妮又羞红了脸。
  只有双胞胎兄弟伸长了脖子,像是在期待着什幺-
  『弗雷!乔治!说!你们的床单怎幺会染到这幺一大片红色!』卫斯理太太气愤地抓着床单冲下楼。
  昨天近天亮他们才满足地各自打算回到房间,但才想起暑假中的未成年巫师魔法限制,让他们没办法用『消消净』清理金妮的落红床单,没办法,只好由佛雷乔治拿了他们的床单偷偷换上。
  『妈,我要跟妳说个不幸的消息,是弗雷-』乔治低下头,脸色阴沈地说,『他一直患有严重的痔疮,昨晚不慎破裂-』
  『噢-不,可怜的孩子!』卫斯理太太皱起眉头。
  五个人同时在心中爆出这个暑假最嘹亮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