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玄幻仙侠>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马小铃今天的心情不是太好——始终也是女人,就是捉妖天师也会有不方
的日子。

  电脑传来一个e-mail,原来是中环某商业大厦的管理公司,说大厦有
点不妥,诚邀马小玲到来视察云云。所谓诚邀,酬金当然是十分不菲,马小玲便
即时回电邮答应了。

  「死正中,又偷懒唔番工!」小玲只好自己收拾好行装準备出发,姑婆突然
从神位中飘出说:「小玲,你今天的气色不太好,小心一点,不要太勉强了。」

  「知道啦!」驾驶着她的红色开缝甲虫车,想起外婆那番说话,不禁抱怨道:
「又有什幺法子,自从日本shopping回来,每张信用卡都爆额了,不拼
命点怎行?」

  旋即到了现场,原来是大厦二十五楼一间财务公司似有鬼怪作祟,不少女职
员在晚上加班时都曾受到骚扰,有些更被吓至辞职不干。

  「原来是只鹹湿鬼。」差不多是下午三时,公司负责人吩咐职员提早下班,
只剩下小玲一人在作法。

  小玲拿出照妖化妆镜,一照之下,发现经理房中有个黑影,便箭步冲入,尚
未站好,玻璃门已自动锁上。突然一个胖子在窗前现身,望着小玲的迷你短裙呵
呵淫笑道:「红色……不,黄色,一定是黄色!」

  「是白色呀,傻佬!」小玲也不与他胡扯,取出伸缩打妖棒,一棍向胖鬼打
去。

  「呀……好险好险。」胖鬼勉强避开。「你到底是何方妖邪,敢在本小姐面
前无礼!」

  「看你身材这幺棒,告诉你也无防,我本是这间公司的经理,一天在与女秘
书取乐时心髒病发死后就一直留在这里。」胖鬼说道。「不过做鬼亦不错啊,就
像你这样的美女……嘿嘿。」突然趋前向小玲作熊抱状。

  「不知死活!」小玲提起打妖棒正想挥下,哪知胖鬼双手转向自己胸前袭来,
一棒打了个空,连忙退后避过胖鬼胸袭,奈何撞了在背后的文件柜,已退无可退。

  若是平时的马小玲,两三下工夫已把这鹹湿鬼收拾了,只是她今天适逢女人
独有的不方便日子,心浮气燥,才被胖鬼迫得节节败退。

  电光火石间,胖鬼一大口鬼口水吐来,小玲不防有此一着,满口满面被鬼口
水糊着,完全看不见东西。胖鬼趁此机会,一拳窝在小玲胃腹之上,小玲「呜」
的一声,身子撞在

  文件柜之上,胖鬼也不放过她,冲前一拳一拳的继续轰在女天师身上,然后
扯着她的头发,一记膝撞撞在她胃腹部。小玲完全失去反抗能力,口中吐出一口
鲜血,按着胃部重重地倒在地上。

  胖鬼一脚踏着她的长发一脚踏在她丰满的胸脯上:「这幺漂亮身材又好的女
天师实在难得,就让我来乐一乐吧。」然后抽出自己六寸长的阳具,扯着小玲的
头发要小玲替他口交。

  小玲当然知道是什幺一回事,紧闭口唇誓死不从,胖鬼一掌一掌的抽在小玲
脸上,一边喝道:「张开口来!张开口来!死八婆!」胖鬼急了,用尽全力一掌
打在小玲面颊上,打得她下巴脱了臼,无可奈何地张开口来。

  「嘿嘿,尝一尝鬼撚吧。」胖鬼开始慢慢的把自己的阳具塞进小玲口中,最
后直插到小玲喉头深处,小玲只觉得腥臭难当,可是喉道被胖鬼的阳具塞着,欲
呕无从,十分难受。

  胖鬼开始粗暴地抽插起起来,完全不理会小玲的死活,一下一下直插到小玲
喉头深处,用自己的龟头感受小玲喉头的嫩肉。小玲完全无法抵抗,被胖鬼抓住
自己的头发,承受着胖鬼每一次的冲击,脸颊也涨得红透了,眉头紧锁,汗水从
额角掉下来。

  然后胖鬼索性让小玲平躺在地上,自己的下身则压在她头上,阳具像锄头般
一下一下插进小玲口中。小玲现在深明身为马家传人的悲哀——就算正被人(鬼?)
粗暴强奸,也不能像普通女子一样哭出眼泪来,否则就会功力全失。

  过了三十分钟后,胖鬼突然坐起身来,双脚紧紧夹住小玲后颈部,双手把她
头部紧按在跨间,然后身子抖了一下,大喝一声,浓密的鬼精液在小玲喉间发射,
直接打在小玲的喉核中,然后落到她的肚子里去。有一些鬼精从小玲的口角流了
下来,原来竟是青绿色的!

  就在胖鬼沈醉在小玲口中的享受之际,突现发出一声惨叫,然后烟飞魂散。
小玲一定神过来,只见正中双手拿着佛掌,呆呆的站在自己对面,看来是不敢相
信自己刚收伏了一只妖怪。

  原来正中早在半小时前已到来,只是自知功力未够,躲在一旁,然后趁胖鬼
射精一剎稍有松懈,硬着头皮挥出佛掌,就这样收伏了自拜小玲为师以来第一只
妖怪。

  「你全看到了?」

  小玲的语气使正中不寒而惧,正中连忙摆手摇头应道:「没有没有,我甚幺
也看不见。」

  「扶我起来,快清理现场。」小玲的嘴角仍留有青绿色的鬼精液。

  「是的是的。」其实,正中的下体早已涨得吃不消了。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之邪恶学校

  林珍珍走进何文田圣xx小学的学务处,向秘书表面自己的身份后,便被带
到教员室里去準备。

  珍珍本是幼稚园教师,这次受朋友所托到这所男校当一天代课老师。珍珍看
时间差不多了,便到二楼去替二勇班上英文课。班中的小朋友都十分乖巧,「也
不是太困难吧。」珍珍心想。

  转眼便到了最后一堂,是六智班的健教课。「老师午安……」

  「同学午安。」敬礼后,珍珍正想拿出课本準备,突然,窗外天色变得极灰
暗,倾刻间狂风大作,窗户被吹得一开一合,「拍!拍!」作响,然后天色变得
全黑,滂沱大雨随着闪电洒了下来。

  「隆隆!」窗外雷声大作,班房内的光管亦「拍!」的一声全烧掉了,然后
门窗突然自动关上,珍珍正不知所措之际,突然发现窗外闪电的光芒映得学生们
的笑容十分怪异。

  「你……你们怎幺了?」

  「没什幺……老师……嘿嘿……不如继续上课吧?」学生的声音变得极低沈
成熟,完全不会是一个十二岁男孩的声音。

  珍珍看见他的眼神现出闪烁诡异的光芒,不禁惊呼了一声,再看其他学生,
亦是用同一笑容同一眼神向自己微笑。珍珍花容失色,欲夺门而去,可是那房门
却怎样也不能打开。

  「来上课吧,老师!」一名男生抓着她的肩膀,把她扯得倒在地上,这绝对
不是一个小孩所能发出的蛮力。珍珍跌坐在地上,突然所有学生也围了上来,
「嘿嘿」地发出淫邪的笑声。

  一名男生打开珍珍带来的人体结构图,指着男性的生殖器官问:「老师,我
不明白哦,这到底是甚幺东西呢?」面对一名小六男生邪恶的质问,珍珍的俏脸
不禁「刷」地红了,她别过头去,避开那男生的眼神。

  「来!我们让老师看清楚一点罢!」所有学生突然嘻嘻大笑了起来,一起脱
下裤子,露出未完全发育,但已昂首勃起了的男性生殖器官来。

  珍珍自出娘胎,除了健教课本中的插图外,哪曾看见过如些丑恶的东西?一
共三十多条阳具向着自己,珍珍突然感到一阵晕眩。

  「替我们亲一亲他吧,老师。」说着五六个学生向珍珍走去,珍珍大力反抗,
奈何每一个学生也像地盘工人般孔武有力,珍珍这个弱质女子又如何能抵抗?四
个人把珍珍按在地上,然后一人上前向珍珍抽了两记耳光。

  「听话一点吧,老师。」他们迫珍珍跪在地上,按着她的头颅迫她替站着的
男生口交,其他人则排成一列等待着享受这美女老师的温柔服务。

  珍珍当然不肯顺从,奈何二人合力把她的嘴巴打开来,然后有人在她后脑用
力一按,整条四寸长的完全充血的阳具已进入了她的口中。

  珍珍死命欲把口中灼热的肉块吐出来,不停摇头挣扎,口中发出「唔唔!」
的声音,可是始终徒劳无功,那男生双手托着后腰,用力地摆动起腰肢来,阳具
快速地一下一下插入珍珍口中,发出「拍拍!」的声音。

  珍珍双手被人抓着,后脑被人按住,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猛烈的撞击使她
被汗水所湿透的长发披散了开来,随着头部的前后摆动而摇摆着。

  突然,那男生的身体剧烈地震抖了起来,然后口中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一道奶白色的处男精液就这样在珍珍口中爆发了出来。

  一会儿后,他像小便完结一般,把微软的阳具抖了两下,让残留在尿道中的
精液全落到珍珍的口中,然后才把阴茎从珍珍口中抽出,最后把剩余在龟头上的
奶白精液尽擦在珍珍红透了的脸上。

  珍珍整个人像虚脱了似的,然后另一男生又把硬得发涨的阳具插进珍珍口中,
使劲地抽插起来。

  一个小时后,珍珍已喝下七位处男的精液了,她的脸上和唇边都布满了精液,
当第八个男生的阳具从她口中抽出后,珍珍不禁打了一个嗝,然后大家都哄笑了
起来,珍珍羞耻得不敢 起头来。

  第九个男生把阳具插进后,要求珍珍自动吸啜他的龟头,珍珍当然不肯,那
男生就拿起一把剪刀对準自己的心髒用极低沈的声音说:「若你不肯的话我就把
这男孩杀死。」

  珍珍只好尝试着吸啜那丑恶的龟头,她的技巧虽然生疏,但已使那男生非常
受用,一面挺前腰肢,一面「啊!用力些!用舌头抵住吧!好舒服啊老师!」的
淫贱地叫着。

  当第珍珍喝下第十八个男生的精液后,她的肚子已涨得受不了,她正想张开
嘴唇让第十九个男孩的阳具插进她口中,突然紧闭的房门爆裂了开来,一道金光
从门外射进来。

  所有学生抱着头颅痛苦地呻吟着,小灵和一位神父走了进来,小灵把一道道
法符贴在他们额上,神父用圣水洒向他们,使他们一个一个倒在地上。然后窗外
的暴风雨和雷声都停止了,一切回复平静。

  「幸好peter请我来助他驱魔,否则……珍珍你没事吧?」小灵扶起被
男童精液射得满布全脸的珍珍。

  「小……小灵……不要……不要告诉天佑……」这是珍珍昏死过去前最后的
一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