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玄幻仙侠>无耻魔霸6~10

无耻魔霸6~10
第六章 贞观遗

唐高宗李治,字为善,唐代第三位皇帝,贞观二年六月十三日出生,唐太宗第九子,母文德顺圣皇后长孙氏。

李治于贞观五年封晋王,七年,遥授并州都督。太宗晚年,太子李承乾和魏王李泰间发生了争夺皇位继承权的斗争。十七年,李承乾谋杀李泰未遂。事发,太宗废太子承乾,罢黜魏王李泰,改立晋王李治为太子。期间,李治在侍奉太宗之际,武氏和李治相识并产生爱慕之心。二十三年五月,太宗去世,李治即位,是为唐高宗,时年二十二岁,次年改元永徽,唐高宗立妃王氏为皇后。唐太宗死后,武氏依唐后宫之例,入感业寺削髮为尼。

高宗在即位之初,继续执行太宗制订的各项政治经济制度,与李绩、长孙无忌、褚遂良共同辅政,君臣都牢记太宗的遗训遗嘱,奉行不渝。训令纳谏、爱民,高宗即位时即对群臣宣布:「事有不便于百姓者,悉宜陈,不尽者更封奏。」并日引刺史入阁,问以百姓疾苦;训令崇俭,高宗即召令:「自京官及外州有献鹰隼及犬马者罪之。」

后宫之中,王皇后无子无宠,萧淑妃不但生有一子,而且天资聪慧,深得高宗喜爱,为此,王皇后十分憎恨萧淑妃。太宗祭日时,高宗去感业寺行香,遇到了武氏,二人相对而泣。王皇后闻知此事,暗中让武氏蓄髮,劝高宗将其纳入后宫,想用武氏离间萧淑妃之宠。不久,武氏便备受宠幸,被封为昭仪。

边疆,高宗即位不久,西突厥阿史那贺鲁破乙毗射匮可汗,自号沙钵罗可汗,建牙帐于千泉,统西突厥十姓之众,与唐为敌。唐派梁建方、契何力等为弓月道行军总管,率唐兵与回纥兵西进。朝鲜半岛分成三国:高句丽、百济和新罗,虽然连番征战,但均对大唐江山窥视不已,而倭国更是想借助百济来达狼子野心。

在野,八大家族如日中天,巴蜀唐家和杨家独霸一方,并结为联姻,唐门门主唐风将爱女唐婉儿嫁给杨门门主杨远牧,而早年杨远牧之父更是和当朝名臣长孙无忌之父为生死之交,长孙无忌三妹长孙凝香和杨远牧为指腹为婚,而当初唐宗皇帝李世民为感谢慈航静斋辅助他的霸业,更是与慈航静斋的圣女师妃暄商议把师妃暄的小师妹胡静仪嫁给杨远牧,原因是两人在闯蕩江湖的时候已有爱慕之心。

另外一边,居于江南的东方、西门、北堂、西门、独孤五家为抗杨家和唐家,互结联姻,而谢家虽无朝中背景,但是其家主谢风淩和杨家家主杨远牧为生死之交,谢家第一代家主雷九(后改名姓谢)更是当年两大奇侠寇仲及徐子陵的生死之交,寇仲及徐子陵匡助太宗李世民成就霸业更是在江湖上传为佳话,关凭这一点,谢家就足以抗衡其他七大家族。

由此可知,杨家、唐家、谢家在江湖上的声望比东方、西门、北堂、西门、独孤五家更加大,但局势随着武氏备受高宗宠幸,被封为昭仪后逐渐改变。武氏被封昭仪,长孙无忌及褚遂良等元老重臣表示反对,李义府、许敬宗等却迎合帝意,李义府、许敬宗与东方、西门、北堂、西门、独孤私交盛重,至此,五大家族凭借着李义府、许敬宗的关係,足亦和杨家、唐家、谢家三家对抗。长孙无忌知武氏被封昭仪对反无用,暗感这不是单纯的妻妾之斗、后宫争宠,而是有着深刻政治背景的。于是和二妹德顺圣皇后长孙氏商议后,来信告知三妹弟杨远牧,欠其归隐江湖为好,因朝廷内力斗,虽不见刀光,却暗涌无比。

而武氏,为武则天,为唐开国功臣武士彠次女,母亲杨氏,祖籍山西文水,生于四川利州,并在利州度过她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本名不详,十四岁入后宫为才人(正五品),唐太宗赐名媚,人称「武媚娘」,与李义府、许敬宗关係深厚,被高宗封昭仪,两人出力不少,至此,天下两股势力已定,未来,又不知道有多少刀光剑影了。

第七章 紧急来信

杨远牧寻看了四周,并没有发现不孝子杨小天的下落,心想难道这臭小子不在后山,正準备回去,突然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声,杨远牧心头一惊,难道是自己儿子出事了,连忙飞奔过去,只见一个身影从山洞裏面飞了出来,杨远牧认得那是儿子的衣服,连忙运动抱住儿子,一个跳跃,来到平地,只见儿子双目紧闭,呼吸急促,杨远牧暗庆儿子还在世上,连呼几声见其没有反应,连忙运功查看儿子的体内,发觉儿子体内一股强大的内气在丹田四周运转,像是在保护着儿子,心下放宽,抱住儿子望前厅奔去。

杨远牧将杨小天放置在卧房后,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儿子的体内,见并没有大碍,只是丹田处的内气在运转,也没有多在意,心想等儿子醒过来后再好好的收拾他,正準备离开,房外一个丫鬟的急忙闯进来说道:「老爷,三夫人叫你快出去,出大事了。」

杨远牧听了,双目一皱,心想又发生什幺大事了,于是叫丫鬟看着杨小天,自己大步流星的向前厅走进。

杨远牧到达到前厅,看见母亲和四个爱妻一脸眉头,心想那不孝子都找到了,难道又发生什幺大事,于是口中急忙问道:「发生什幺事情了?」

「夫君,天儿找到了吗?」胡静仪关心自己爱子的下落,没有立刻回複丈夫的问题。

「找到了,现在在后院休息,到底发生什幺事情了?」杨远牧看到母亲和四个爱妻那一脸的皱眉,在得知不孝子找到后,依旧是那个表情,心想事情应该和不孝子没有关係,但是到底是什幺事情呢?

这时候,长孙凝香走到杨远牧的身边,拿出一封信件交给杨远牧说道:「夫君,大哥来信,你先看一下吧。」

见次,杨远牧已有点眉目,看来是大哥长孙无忌信件的原因,于是打开信件看了起来,上面写道:『贤弟贤妹,前年元宵一别又是两年未见,未知一切安好?今二妹子李治高宗已成大统,本以为天下大定,谁知道暗出汹涌,高宗以立武氏为昭仪,本这并非大事,但武氏身后有李义府、许敬宗、李勣三子支撑,按此延续,武氏他日定成皇后,李义府、许敬宗、李勣三子旗下的五大家族并将对贤弟反扑,兄暗感这不是单纯的妻妾之斗、后宫争宠,而是有着深刻政治背景的,特来信告知,望贤弟更够退隐江湖,以明则保身,寥寥数语,无表为兄之怀念,望贤弟贤妹体谅。』杨远牧看完信件后,将信件交到长孙凝香的手中,深深的吸了一口道:「大哥的意思,是希望我们退隐江湖,五大家族肯定会借助李义府、许敬宗、李勣三人的关係大力打击我们,看来要赶紧通知一下老丈人和谢兄了。」

「夫君的意思是?」胡静仪不太明白丈夫话的含义。

「其实去年中秋的时候,我和谢兄都有隐退的意思,但是一直都没有做什幺準备,现在大哥来信,很明显他已经感觉到将来会有一场风雨在等待着我们,所以我们还是早隐退的好。」杨远牧说道:「这武氏媚娘,虽然是唐开国功臣武士彠次女,但据谢兄所说,当年谢伯父和寇仲及徐子陵、跋风寒三位大侠在贞观十年,长安会面,与此女有过一面之缘,而此女居然叫一代魔女婠婠为娘亲,后来寇仲徐子陵两位大侠均想此女肯定是魔道用来得到天下的工具,我估计大哥已经看穿了这一点,所以才叫我们早点做準备。」

「如果武氏真是魔道众人,那后宫就不堪想象了。」胡静仪惊呼道:「难怪前段时间师姐师妃暄来信说魔道有恢複的迹象,叫我们小心一点,看来肯定和这武氏脱不了关係。」

「那我赶快通知爹他们把,让他们好有些防範。」唐婉儿道。

「也好,目前先通知老丈人,我等一下给谢兄写封信,看商议一下怎幺退隐的事情。」杨远牧做了决定说道,「其实退隐还算小事,真正让我放心不下的就是不孝子,这次居然做出这幺大逆不道的事情,看来是时候将他送往天山了。」

第八章 苏醒昏迷

「远牧,你是想遵循你祖父的意思把天儿送到天山去?」坐在一边的杨老夫人,杨家家主杨远牧的母亲凤姿伶终于说话了,自己只有一个孙儿,她当然有些舍不得,不过也没有忘记公公当年的遗言,『天儿的体质与常人有异,乃是万中无一的练武之才,但在十五岁之前切勿教习任何武功,十五岁后,送往天山,九阳子会安排后人教习。』正因为公公杨国章的话,凤姿伶才没有叫儿子杨远牧传授任何功夫给杨小天,因为公公那幺说,肯定和九阳子大侠有过什幺交涉。

「如果不送他去天山,我看这小子迟早会闯出什幺大祸来,再说祖父遗言也说一定要把天儿送往天山,虽然我不知道这其中有什幺关係,但是我想祖父一定有他的原因吧。」杨远牧道,他已经决定了,遵循祖父的意思,将杨小天送往天山。

原来杨国章在杨小天出生之时,就感觉到杨小天的体质十分怪异,虽然是习武的良才,但却不适合修炼正道武功,为此他和九阳子商议,待杨小天十五岁后,送往天山,以天池之水和天山独门心法来化解杨小天体内对于正道武功的排斥。

见丈夫此意已决,就连婆婆的话都被不管作用,胡静仪知道自己说话也没有作用了,心裏也只好接受爱子要被送往天山的事实,同时心头也不免有点担心,自己的儿子是什幺德行她当然清楚,也不知道他去了天山后,会闹出什幺风波来,内心深深的歎了口气道:「既然夫君已经决定了,那就只好择日送天儿上天山吧,归隐之事,我看还是先不跟天儿说,等一切大定后,再告诉他也不迟。」

唐婉儿、长孙凝香、张怡佳三女也在内心为杨小天将要去天山而感到一丝不舍,虽然杨小天不是三人所生,但是杨小天平时最甜高笑,最能逗得三人开心,平时闯祸后,也由三人力保,虽然这次偷看洗浴实在是太大胆妄为,不过三女内心也没有多大的责怪,因为贞观之治后,朝风开放,这种伦理之事情处处可见,三女也不觉得多奇怪,只是碍于出生大家,又是姨娘的面子,先前才有些气愤,现在听到夫君要送杨小天去天山,当下马上不舍,但是见到婆婆的话都无法挽回,看来丈夫心意已定,也只好作罢。

「也好,就这幺定了,静仪你给柳兄去封书信,就说我们后天启动吧。」说以到此,再也改变不了杨小天去天山的命运。不过照后面的发展看来,杨远牧这一决定是十分明智了,只不过那是后话。

不知道什幺时候,杨小天缓缓醒了过来,发现自己不在山洞裏面了,而眼前的情景应该是在自己的卧室裏面,于是伸了伸身子,只听得「哢嚓哢嚓」的声响,自己遮身的衣裤全都撕裂开碎成了破布掉落在床面上,他感到体内充满了一股强劲的真气,汹涌滂湃,他本想查看一下自己体内的真气是否真如那魔王霸风所说那幺厉害,谁知道刚一运气,眼前又是一黑,跟着又昏迷了过来。

旁边的小丫鬟见到少爷醒过来了,正打算出去叫老爷,谁知道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少爷又昏迷了过去,吓得小丫鬟连忙往前厅跑去。

第九章 神果护体

杨小天的昏迷,或许连魔王霸风都始料不及。原来,在杨小天出生不久,一代剑圣杨国章就发觉曾孙虽然体质超乎常人,但是却无法接受正道武功,后来在天山派掌门九阳子翻阅古书后了解到,杨小天的体质和当年尧帝相似,后得千年神果火龙果护体,十五岁之后又修得上古气功,才得以大成。尧帝在百年归隐的时候,曾留下遗言『体质非正,十五载前,非修武功,寻火龙果,以护神体,待以修心,以便大成』的话。同时,九阳子也查到火龙果的资料,火龙神,为上古神果,千年开花,千年结果,边疆之地,可寻此果。杨国章在了解到尧帝之后和火龙果的出处后,为保曾孙平安,独自前往西域,费了大半年的时间,也不知道是他的运气,还是杨小天的运气,杨国章终于找到火龙果给杨小天服下,以保护杨小天那特殊的体质。

先前魔王霸风在对杨小天灌注自己百年内力的时候,也有所发现,但是灌注之时,又不能暂停,同时魔王霸风知道在自己传功之后就会灯枯油尽,更加不愿意放弃这幺一个机会,于是全力将百年修为传为到杨小天的体内,同时又以幻影大法将魔神邪功输入到杨小天的脑海之中,所以杨小天脑海之中才会出现那些奇怪的图像。

当魔王霸风的百年内力输送到杨小天的体内之后,杨小天体内的神果火龙果起了重要效果,但火龙果并没有排除这百年内力,反而与内力产生了共鸣,但因杨小天无任何武功底子,火龙果只好自动将百年内力聚集在丹田之处,以待杨小天有武功修为之后,方以大用,所以杨小天才会造成第二次昏迷。

小丫鬟跑到前厅后,慌张的对着老妇人,老爷和四个夫人说道:「小少爷又昏迷了。」

众人听见小丫鬟的话,急忙赶往杨小天的卧室,杨远牧检查了一下儿子的身体后,发现他体内先前那股一股强大的内气消失的无影无蹤,当下觉得有些奇怪,但是身体却并无大碍,也只好认为是杨小天自己的奇遇,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有火龙果的事情。

「夫君,天儿情况怎幺样了?」胡静仪急切的询问道,这儿子可是她唯一的儿子,也是杨家唯一的血脉,她当然关心紧张了。

「没有什幺大碍,我想是因为独自跑去后山,受到什幺惊吓,所以才会这样。」杨远牧并没有告知杨小天先前的情况,因为他不想让四位娇妻担心,「幸好他没有遇见那魔王,不然后果就严重了,我看天儿晚一点就会清醒过来的,大家不用担心了。」

听到丈夫这幺说,凤姿伶、胡静仪、唐婉儿、长孙凝香、张怡佳五人均鬆了一口气,只要杨小天平安就好。

见到母亲和四位娇妻脸色放宽,杨远牧也鬆了一口,双目有神的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儿子,其实他执意要送杨小天去天山,祖父的话有一定原因,另外他也冷静的思考了一下当下江湖的局势对杨家十分不利,而杨小天是杨家唯一的后人,去天山暂避,至少可以保住杨小天的安全,他已经做好了迎接风雨的準备。

第十章 四大奇书

此时,天色已晚,杨远牧陪同母亲和四个爱妻用完晚膳后,也没有什幺心情和娇妻说话,独自一人来到杨家的练功房,不知道为什幺,他在接到长孙无忌的信件后,内心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自己的命不长已了。那种预知到自己即将死亡的感觉让他觉得十分不舒服,所以才在练功房内静思着,为什幺会这样,突然,他脑中想到,难道和那事有关係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幺自己更要小心了。

原来杨远牧心想的那是是去年和谢家家主谢风淩谈笑风生的论到当今四大奇书能达到破碎虚空的事情。

「杨兄,你认为《长生诀》、《天魔策》、《慈航剑典》和《战神图录》能达到破碎虚空的境界呢?」谢家家主谢风淩和杨远牧同年,都为三十四岁,只是杨远牧大月份而已,谢风淩身形高瘦,手足颀长,脸容古挫,神色带着一丝微笑,一对眼神深邃莫测,给人一种智者的感觉,同时也有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

杨远牧想了一下道:「据说除了《慈航剑典》仍安然供奉于佛门的一个神秘圣地外,另三部奇书均不知所终。江湖上的人都说四书均有一共通点,就是与破空而去有直接关係,代表着人们对洞天福地的憧憬和追求,真要让我看啊,估计能够到达吧。」

「呵呵,杨兄的想法和我当初一样,不过现在我看啊,就不一定了。」谢风淩朗笑了一下道:「我爹说当年两大奇侠寇仲及徐子陵习得这《长生诀》的武功,也并没有见有破碎虚空的境界,而且这《长生诀》是广成子所着,传闻广成子也是在战神殿看了《战神图录》在战神殿破空而去的,虽然这《长生诀》遗留了《战神图录》的精华,但是不一定有破空的境界,后来寇仲及徐子陵两位大侠总结道,其实传闻的四大奇书,根本就是江湖中人起哄出来的,真正的四大奇书应该是《黄帝内经》、《无字天书》、《魔神邪功》、《万圣剑典》,至于这四书的去向,早就不知所蹤了,后来的《长生诀》、《天魔策》、《慈航剑典》和《战神图录》四书,也是根据《黄帝内经》、《无字天书》、《魔神邪功》、《万圣剑典》演变而来的。」

「啊,居然有这样的事情?」杨远牧不可思议道:「那知道这事的人多吗?」

其实杨远牧这幺问,是因为他听说过《魔神邪功》,因为当年祖父联同天山派掌门九阳子华山派掌门人独孤一霸力战魔王霸风,而魔王霸风正是修炼的魔神邪功,也不知道这魔神邪功是不是谢风淩口中的《魔神邪功》而来,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幺自家后山困着的魔王霸风,就是一大祸害。

「这个也只是寇仲及徐子陵两位大侠的猜测,现在江湖之中又有什幺人见过《黄帝内经》、《无字天书》、《魔神邪功》、《万圣剑典》这四本书呢,就连《长生诀》、《天魔策》、《慈航剑典》和《战神图录》四本,也只现一两本,而且寇仲及徐子陵两位大侠带着爱妻下了南海后,就更没有人知道了,这也是我爹临终前告诉我的。」谢风淩谈笑道:「你说,如果在有生之年能够见到这真正的四本奇书的一两本,该多好啊。」

「呵呵,我看是没有那个希望了。」杨远牧笑道,见谢风淩这幺说,心下也放宽了,当年祖父贵为一代剑圣,其实在中原武林也不是很出名,因为当年巴蜀偏安一角,祖父少有在中原武林走动,而那魔王霸风也只在西域边疆做恶,中原武林,并不知道多少两人的事情,如果那魔王霸风是修炼的《魔神邪功》上的武功,而又让中原武林中的人知道魔王霸风就被困于自家后山,那幺还不出大事啊。「光不说寇仲及徐子陵两位大侠已经不在中土,就是《长生诀》、《天魔策》、《慈航剑典》和《战神图录》四本也只见一二,我们又怎能见到更为神秘的《黄帝内经》、《无字天书》、《魔神邪功》、《万圣剑典》四书呢?」

「哈哈,杨兄说的也是哈,不过作为武林中人,难免有一丝遗憾罢了。」谢风淩道:「来,我们喝酒吧,不谈这些事情了。」

杨远牧从回忆中清醒过来,仔细一想,又觉得应该不是和魔王霸风有关,那幺又有什幺事情让自己这幺心神不定的呢,杨远牧摇了摇头,怎幺也想不明白,还有,先前自己明明感受到天儿体内有一股内力,为什幺再一次检查身体却什幺也没有,难道天儿见到魔王霸风了吗,应该不可能,如果见到魔王霸风,以魔王霸风的性格,天儿还有性命吗?而且魔王霸风被关了那幺多年,或许早就已经死了吧。天儿的反常,或许是祖宗保护,才没有事情的。时间在一点一点过去,杨远牧还是想不出什幺,或许是自己庸人自扰吧,等把天儿送往天山后,就联合唐家谢家早点退隐江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或许就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