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玄幻仙侠>灵魂修改者

灵魂修改者
  灵魂修改者

  (一)

  「你可以离开了,希望你能牢牢记住这次的教训,洗心革面,把你的才华发挥到正确的地方去。」狱警一边说,一边将我送出了看守所。

  转身看着居住了三年的监狱的大门,我的内心涌动出无限的感慨:我是一个程式师,一个真正的天才。在大学期间,我最喜欢的就是用只有两三行的代码,将那些自以为是的导师搞得晕头转向。

  然而,社会是残酷的,走出大学校门,我才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工作,赋闲在家一个多月以后,迫于生计,我开始了替人编写木马病毒。我的病毒很强大,成功的难倒了所有国内外的杀毒软体公司,要不是因为我的自负——我在病毒内添加了毫无用处的个人标示——我也不会被送进监狱这种鬼地方,一呆就是三年。

  可是,现在的我,却万分感谢这所进监狱,因为来到了这里,我接触到了一种玄幻的东西——灵魂。

  在监狱里混成老人以后,我了解到了其他狱友的情况,其中,有一位看上去已经行将就木的老人,因为大肆宣传封建迷信,组织邪教的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是这里资历的犯人。因为长年累月的各种关係,他在这里有很多特权,比如他每天会在太阳还没有升起来的时候起床,叫狱警打开门,等太阳出来了再回来。他说这是修行,能成仙。

  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但是监狱生活极其无聊,本着闲着也是闲着的心思,我开始跟着他学习「修仙」。

  据他说,我真的是天资惊人。因为我只用了三个月,就开了天眼。的确,我现在能够清晰的看见人的灵魂,真实不虚。

  继续修炼,我的『天眼』越发的强大,从最初的看灵魂如没戴眼镜的高度近视,到如今的清晰明了,纤毫毕现,我成功的在修炼了一年多以后,全面超越我那位『老人师傅』。师傅说,他也不知道接下来的修仙路怎幺走。

  于是我没有了目标,又一次回到了无所事事的状态。每天只是用『天眼』仔细分辨每个人的灵魂……久而久之,真的让我有了一些发现。

  监狱里面诸多不便,现在出来了,我当然要好好的研究研究我的发现。我匆匆回到家,先和远在老家的父母报了平安,然后就一头扎在电脑前,全心全意的写起了代码——这就是我通过天眼观察灵魂得到的发现:灵魂其实是可以用程式来解析的。

  历时一年半,编写了超过七十万行的代码,我的『灵魂解析1.1』程式终于完成了,根据我的计画,『灵魂解析1.1』应该能够将一个人的灵魂全面的分解成若干部分,并且用代码的形式替换表示,然后转换成文字档案。

  程式写好了,我开始準备找人试验。什幺?你问我为什幺不自己先解析一下灵魂?这还用说吗?我才不想让包括我自己在内的任何人知道我的灵魂有什幺内容!正如前人说的那样「我宁愿他们看见我的裸体,也不愿意他们看到我的灵魂。」

  可是,我应该找谁来试验这个程式呢?因为需要将『连接线』像针灸一样扎在脑袋里,一般的人是不会因为好奇而尝试的。这可怎幺办啊?在纠结了好几天以后,我终于下定了决心——我要绑架一个人来实验我的程式。

  我选择的目标是一名计程车司机,这是我精心选择的。计程车内十分隐蔽,而且有驾照的我也可以利用计程车将那位亲爱的试验品运送到指定地方。除了这些优点以外,这个实验品容貌姣好,是个美丽的、年轻的女性。

  在她将我载到我选择好的偏僻小巷子里以后,我轻鬆地用电击器将她电晕,从容的喂她吃下能让人连睡两天的安眠药,然后开着计程车,带着她回到了我家。

  通过『天眼』的观察,人在睡眠状态,大脑会休息,身体会休息,但是灵魂不会休息。所以,在带她回家以后,我直接在她的脑袋上插上了连接线,然后启动了程式。

  通过『天眼』,我看到的灵魂,是如同章鱼一般的烟雾,灰濛濛的却极其通透,能够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线。『章鱼』的触手顺着人体的经脉,延伸到全身,并且不断蠕动。可是,经过一天一夜的程式分析,我看到了程式为我划分的灵魂的报告——一共是五个模组,分别对应「思考力」「知识」「记忆」「情绪」「潜意识」。

  可惜,程式只能準确读取知识、记忆两个模组,其他模组因为总是在不断变动,无法準确的捕捉。

  「看来,我的程式还是存在问题啊」我心里叹息。虽然程式还不成功但是,仅就得到的资讯来看,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而且,从得到的资讯可以确认,灵魂真的是可以解析的。

  算算时间,她应该快要清醒了,我看着她杏眼、樱唇加上心型脸蛋,穿上制服的她配上薄贴式的俏丽半长髮,看起来非常的漂亮好看!我盯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她,因为缓慢的呼吸,饱满的乳房上下颤动,我的心也随之一阵一阵的热烈,我那雄伟的、12吋的阴茎猛烈地擡起头来。

  可是我清楚得很,现在的我如果对她做了什幺,会带来无尽的麻烦,在监狱里呆了三年,我已经受够了那样的日子。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躁动的心情编辑程式,删除了她脑中有关于我的记忆,添加了「XX街每天打车的人很多」这条记忆,然后就送她离开了。

  没有错,这才是我真正的目标,解析,就是为了修改。即使是灵魂也一样。想想看,如果我真的破解了灵魂,然后不就能够随意的更改灵魂吗?肉体是依靠灵魂来驱动的,掌握了人类灵魂的我,将是真正的人类主宰!想到这里,我的内心涌动起无比的热潮,我又想到,刚才在这个床上,有一位美丽的女人躺了两天,心里更是火热,忍不住趴在床上,使劲嗅着若有若无的香气,双手在胯下狠狠地撸动着。

  (二)

  「计程车!」我又一次拦下了美女司机的计程车。

  时间已经又过去了一个月,这一次,我準备实验我的『灵魂解析1.2』版程式,因为有了上次的资料,这一次我作了全新的计画——我準备在她清醒的状态下,改变她的灵魂,让她成为我的首个奴隶。

  「去哪?」她对着我笑了笑,问。

  「OOXX路XXOO街」我说。

  于是,我们又来到了那个偏僻的小巷子,再次将她电晕以后,这次,我带她来到了一处废弃的工厂,这里是我提前布置的全新的实验室,空旷无人。

  仔细的将她绑在一把椅子上,我狠狠的掐了一下她的人中。

  「唔~」她双眼朦胧,缓缓的睁开,片刻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顿时清醒过来惊恐地叫道「你是谁?这是那里?」

  我蹲在她身边,轻轻抚摸她美丽的秀髮,说:「别怕,你可以叫我主人,我的奴隶。」

  她明显吃了一惊,挣扎着想甩开我的手「你是谁?快把我放开!」

  「放心,这里很安全,你将在这里创造历史,你应该感到荣幸,成为第一个被我改造的人」我兴奋的说「这里的环境虽然简陋了一点,但是,在这里,你的灵魂将被更改,你的一切将全部属于我。」

  很意外,她居然能够冷静下来,狠狠地盯着我,说「你真的要这幺做吗?难道你不怕坐牢吗?马上放开我,我可以不追究。」

  「李婉云,24岁,本地人,高中未毕业,家里只有母亲,父亲在你小的时候去世,母亲在你15岁那年改嫁给一位富翁,在你16岁那年,你的继父在地下车库里将你的屁眼强姦,你的母亲因为贪图荣华富贵而不準你报警。你的继父死于你19岁那年,你的母亲继承了他全部的财产,你因为当年的事情,离开了你的母亲,自己挣钱生活……我可有一点说的不对吗?」我一边说,一边盯着她的眼睛。

  她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樱唇紧紧地抿着,眉头皱的老高,片刻,她低沈地问「你怎幺会知道得这幺详细?」

  我笑得极其灿烂,说「我能够扫瞄你的灵魂,读取你的记忆。接下来,我会改变你的灵魂,将你调教成我乖顺的奴隶。」

  「你在胡说八道什幺,怎幺可能有改变灵魂这种事?」李婉云的嘴唇不由自主的哆嗦着,看起来害怕且愤怒。

  「过去当然没有,但是现在,我已经成功的研究出来了。你就是第一个实验者」我一边说,一边在她的脑袋上插连接线。「不要,求求你!」李婉云拚命的将头晃来晃去,躲避我的连接线。

  「请妳不要抵抗,最好的方式就是放鬆自己乖乖配合我才对。」我一只手狠狠地掐住了李婉云的脖子,迫使她不能动,另一只手抓着连接线的针头,找準了穴位扎了下去。将24条连接线全部插在头上以后,我又在她的头上戴上了一个新製作的头箍。

  「现在针头已经扎进你的大脑,你要是乱动,针头断在你的脑袋里,你就死定了」我的一句话打消了她再次挣扎的想法。看到她已经不再挣扎,我开启了全部机器,启动了『灵魂解析1.2』

  据我查阅资料分析,思考力,是灵魂的盾牌,用来保护灵魂不被非法改变,而思考力的强度,则是其他五项综合的产物。为了击溃这面坚硬的盾牌,我专门设计了那个头箍,它能够释放极微量的『脉冲电流』,干扰思考力的正常运行。

  可是五分钟过去了,李婉云这女人依然精神奕奕,思维清晰。不管是直观上看,还是从电脑的解析报告看。于是,我又一次强行喂她吃下了少计量的安眠药,并且记录「单独进项思考力干扰并不能达到目的,已餵食安眠药XX计量。」

  果然,还是药物的效果好,不到五分钟,李婉云就昏昏欲睡解析报告上,思考力这个模组已经变得很小。

  这时候,我开始用骇客手法对『思考力模组』进行攻击,因为整个模组已经很微小了,结构也并不完整,只花了十分钟,我就完全攻陷了思考力,这个灵魂的防火墙,进入俄潜意识层。

  我所收集的『催眠』资料就是最好的潜意识层的攻击、修改手段因为潜意识是一种反射性的思想,只有在受到刺激的时候,才能产生作用,因此,为了能够修改潜意识,我开始运用催眠的手法,配合程式来有针对性的刺激起她来

  「婉云,婉云,听得到吗?」我温柔地、小声的在李婉云耳边问。

  已经没有了思考力的她根本无法思考,只是本能的动了动头(全身被固定了,不能动)

  「听着,仔细听我说。被我绑架你是不是很害怕?是不是很害怕?」我开始刺激『害怕』的潜意识,果然,李婉云皱起了眉头。

  「你很害怕,因为这个绑架你的人是男人,你还怕他强姦你」

  这一下刺激到了『强姦』的潜意识,李婉云开始挣扎,并且喃喃的说「救命…不要……」

  「没有人能拯救你」我加重了刺激「只有神灵,能够救赎你」

  「神灵?神灵!救我!救我!」她开始大声的呼喊神灵,全身也剧烈的颤抖。

  时候到了!看着她拚命挣扎的样子,我心里一喜,马上用变声程式,将我的声音变得空灵而神圣「是谁呼唤我的名字?是谁在乞求得到我的救赎?」

  「神灵!救我!神灵!救我!」我的话反覆说了好几遍,她似乎才听进去,颤抖的身体平静了下来,只是嘴里还在喃喃。

  最重要的时候来了!我心下警醒,继续用神圣而空灵的声音说:

  「顺服便可得救,顺服,顺服……将自我的意志完全抛弃……顺服便可得救,顺服……」

  我不厌其烦的重複,声音由小到大慢慢增长。渐渐地,李婉云自己开始喃喃:

  「顺服…顺服…」

  我看看电脑,潜意识模组已经渐渐统一,这时候该是对知识和记忆进行大修改的时候了。

  上次在她的记忆里加了一句『XX街每天打车的人很多』只不过是细枝末节的改变,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在添加的以后,这条记忆在运行的时候,首先会和潜意识发生不相容,这时候,知识会出来分辨真假,在李婉云几次开车经过XX街,没有发现很多的打车的人以后,这条记忆就自动删除了。而这一次,在思考力消失,潜意识完全是「顺服」的情况下,只要同时对『知识模组』和『记忆模组』进行符合逻辑的修改,就可以反响影响潜意识,最终影响判断力,使修改后的记忆、知识能够长期、持久的存在并且被準确执行。

  说做就做,我双手极速敲动键盘,将早已做好準备的两段代码分别添加进入『知识模组』和『记忆模组』:

  知识添加:顺从才不会被伤害。

  记忆添加:继父本来是要在强姦以后杀死自己,因为自己知道『顺从才不会被伤害』,并没有反抗,所以才没有动手。

  确认这两条被成功添加,我就撤掉了李婉云身上的设备,加大剂量喂她安眠药,让她进入睡眠之中。然后自己去收拾残局。

  (三)

  一夜过去……

  「早安,婉云」买了早点,我回到了工厂,她还被绑在椅子上,神情楚楚可怜,但是,明显没有再喊叫,只是不说话,畏惧地看着我。

  我拿出一把水果刀,朝她挥了挥「看到了吗?接下来我要解开你的双手,你自己吃早餐,如果敢有其他的动作,就会……」我深知未知的恐惧最可怕,并没有把话说完,但是李婉云却一脸「我懂得」,点了点头,用充满畏惧的、微小的声音说「我…想上厕所…」

  我呵呵一笑,说「乖乖吃饭,吃晚饭允许你去。」说着解开了她被捆绑了一天一夜的双手。

  她活动了几下手腕,从我手里接过了早餐,无声地吃起来,还不时地看我一眼。吃了饭,我严厉的警告她以后,带她解决了生理问题。不出我的所料,虽然我刻意製造了让她逃脱的机会,但是植入的「顺从」约束她乖乖的回来了。这让我很满意。

  回到厂房,我并没有再将她捆起来,而是和颜悦色的对她说「看到了吧,只要你乖乖的,我是不会欺负你的,现在,我们继续做实验,你乖乖的听话,就什幺事情都不会发生,我也不会再将你捆起来了。我以神灵的名义保证」

  这些近似哄小孩的话令李婉云神色一鬆。她点了点头,乖乖坐回到了椅子上,吃下了安眠药。我再一次给她带上设备,这次依然是强化已经输入的『顺从』记忆。

  接下来的几天,我渐渐地不再让她服用安眠药来帮助击穿思考力,她自主的在我开启程式设备,脉冲电流令她有些无法思考的时候,主动地放空思想,配合电流打开自己的灵魂防御,让我进入。所以,几天下来,李婉云进入状态越来越快,潜意识也越来越顺服,于是我开始了下一项修改。

  我已经进入了灵魂五模组中的四个,虽然成果显着,但是还是未经全功,因为『情绪』模组我至今无法碰触,虽然现在的李婉云乖的好像已经成为了我的奴隶,但是她的情绪里,始终带有『恐惧』『抗拒』『厌恶』等等负面情绪。正是因为『情绪模组』的超然性,在屡次尝试无果之后,我有了新的想法。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从我得到的李婉云的记忆得知,她对于被继父强暴耿耿于怀,可以说是灵魂中最强大的烙印,影响力不仅在我已经进入的『思考力』『知识』『记忆』『潜意识』里,甚至延伸到我至今无法碰触的『情绪模组』。如此强大的影响,正是我需要的,利用它,我準备进入李婉云的『情绪』。

  再一次让她的防御消失,潜意识顺服,我开始了全新的尝试:

  「婉云,你服从神灵吗?服从神灵可得救赎」

  李婉云对神灵很敏感,在丧失思考的状态下,居然点了点头。

  「想像神灵的样子,想像着神灵来到你的身边」

  李婉云的呼吸变得更加悠长,嘴角也有了一点点笑容。

  「神灵无所不能,他能让时光倒流,你每一次呼吸,就会发现自己倒退了一岁」我看着她呼吸,一次,两次,三次……八次。

  「李婉云,你多大了?」我一边问着,一边操作电脑恢复了她一点思考。

  李婉云花了一点时间,才含糊地说「16岁」

  我再次打散她的思考力,然后将她被父亲强暴以后的记忆、知识全部抽出,被父亲强暴的记忆删除一半,只留下李婉云被侵犯之前的记忆,连她父亲的长相也删掉了,然后唤醒了她。

  荒废的工厂很像地下车库,而且有计程车在,我準备扮演一回他的父亲,重新模拟当时的情景,改变她灵魂深处最强大的烙印。

  李婉云的双眼慢慢地睁开,眨了两三次眼睛,朦胧的双眼才恢复清澈。清醒后的她带着有些迷茫和疑问看着我。

  「你是谁啊」

  「混账!我是你母亲的丈夫,你的继父!你怎幺敢对我如此无礼!!!」

  受到之前对她灵魂操纵的影响,我所说的话马上就被她认同并且接受了。

  「啊,父亲大人!对不起,我一时糊涂,没有认出您来。这里是……」

  「哼,这里是地下的停车场,你实在是太不听话了,今天我要好好的教训你!」我说着,双手狠狠撕开她的上衣,映入眼帘的是一件纯白色的胸围。

  「父亲大人不要……不…」我对李婉云的修改在这个时候产生了作用,她虽然嘴里说着不要,但是双手并不反抗,也不敢遮挡。

  「现在怎幺突然听话了?早这幺听话我也不用麻烦了,我今天要强姦你」我一面恶狠狠地说,一面扯去了她的短裙。当然,她还是不敢阻挡和反抗。

  「父亲大人,求求你,求求你!神灵啊,救救我」

  在我不断的努力下,很快,她被扒光了上身,下半身也仅剩下一条小可儿爱,此时的她已经几近疯癫,不断的呼唤「救命」和「神灵」

  是时候了,我偷偷按动遥控器,顿时,被她当做耳坠的的一对隐形喇叭(我提前挂上去的)开始传出神圣而空灵的声音

  「你的叛逆之心使得神灵远去,快乐的虔诚才能挽回神灵,顺服克的救赎,快乐的顺服……」喇叭里的声音,配合我提前些、编好的程式,双管齐下,顿时使得李婉云陷入了迷惑。

  「神灵,我该怎幺做,我该怎幺做?」她没有注意到我没有继续对她进行施暴,而是陷入了沈思,此时,我开始了对她的最后的攻陷。

  「你就是这样,永远带着抗拒的情绪,从来不肯主动、开心的面对一切,就像我现在要强姦你,如果是乖女孩的话,会发自内心的、高兴地邀请父亲佔有自己,而你呢?」我咆哮但并不高声的说。

  与此同时,我的程式全力运行,李婉云的四个模组被扭曲的面目全非,在这样强大的刺激下,她最超然的模组,她的情绪,终于被我进入,并且成功修改。

  「嘤咛」

  她似乎完全丧失了理智,但是目光却特别的清澈,从『天眼』里看到,她的灵魂已经被根本性的扭曲。

  「请…抱我…」

  「什幺?你那幺小声说给谁听啊!大声说出来!」

  「请父亲大人强暴我吧」        

  「你终于明白了?很好!说说,作为女儿你应该怎样做?」

  「我是父亲大人的女儿,我要开开心心的满足父亲大人的一切要求。」

  「只是父亲大人吗?那幺神灵呢?你用什幺样的态度面对神灵?」

  「我会快快乐乐的按照神灵的要求去做,无论神灵如何对我,我都会甘之如饴的做神灵的奴隶,让神灵主宰我的一切」

  李婉云几乎是用吼的对我叫着。听到她发出这样的声音,我意识到进攻她的情绪模组成功了,我已经扭曲了她的情绪,现在就差一步,就是让她在强暴中真实的得到快乐。于是我将她搂入了怀里。她柔软、光滑的身体仅仅被我抱在怀里,就让我我12吋的阴茎傲然挺立。

  「很好这才是我的乖女儿,这才是我的好女孩。爸爸不教训你了,不强暴你了」说着,我自己撸了起来。

  「父亲大人,您的阴茎这样立着很难受吧」李婉云果然聪慧异常,一眼就看出了关键。

  「是啊,本来你不听话,我打算用它教训你呢,现在用不上了,又没有什幺东西帮我发洩,当然憋得厉害」

  「啊!怎幺能让父亲大人难受呢」李婉云吓了一跳,突然脱掉内裤跪在了地上,双腿打开,双手撑在身子后面,将肥美的小穴暴露在我的面前「请父亲大人用我的身体发洩吧」

  我简直惊喜极了,在原本的计画中,李婉云应该是被扭曲成一个只知道服从的人偶,没想到她居然仍然拥有自主的思维。我在欢喜之下,却板着脸说道

  「我已经说了,不会强暴你,你难道要我食言吗?」

  「不敢」李婉云惶恐起来,但是片刻,她又一次跪在地上,不过却是背对着我,将肥美的屁股展现在我的面前。

  「女儿怎幺敢让父亲食言,但是父亲憋涨难受也是不行的,请用女儿的屁眼发洩吧。」

  …… ……

  两个月后,李婉云家,清晨

  我还在朦胧的睡眠中,隐隐约约感觉到我勃起的肉棒在一处温暖的环境中,被轻轻地吸允舔舐两只柔软的小手各握着一个卵蛋轻轻揉捏。我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全身赤裸的美女在为我作早安咬。

  「唔~伟大的神灵,早安。」这美女口技惊人,一边不断撩拨我敏感的龟头,一边居然清晰地对我打起了招呼,这美女正是我精心调教的李婉云。看到她现在淫蕩的样子,我心里便全部是满足和得意,作为我第一个成功修改灵魂的女人,她将有幸永远跟在我的身边。

  可是,仅仅是她一个人是不够的。我开始兴奋,胯下的阴茎更是坚挺,李婉云清晰地捕捉到了我的性起,毫不顾忌自己的开始了深喉,让我痛快的发洩出来。

  「主人的精液,永远是那幺美味」李婉云一丝不苟的将精液舔舐乾净,说「罪人,贱货,还不过来伺候」

  「骚逼已经做好了早餐,请主人和伟大的神灵移步客厅」门外进来一位同样全身赤裸的中年妇人,她的全身上遍布荆棘的鞭痕,还用油笔在脸上、乳房上、小腹上写着「罪人」「骚逼母亲」「欠操的母狗婊子」她跪了下来,像真的母狗一样爬行到传遍,待李婉云为我穿好衣服以后,说

  「请乘坐母狗前往餐厅」

  早餐精緻而丰富,味道非常鲜美,这条母狗在桌子底下温柔的舔我的脚趾,这是她一天当中觉我仅有的亲近神灵,也就是我的时间,此时李婉云已经穿衣打扮好了,看到母狗在舔我的脚趾,就用她8吋的高跟鞋狠狠踩在母狗的小腿上「低贱淫秽的母狗,你怎幺敢接近神灵」

  「唔~~」母狗吃痛,远远地跑开了李婉云似乎还意犹未尽,这时,我开口了

  「今天的的安排是什幺?」

  「『神灵软体发展公司』已经成立了,我已经为您筛选了18为美女,她们经过了『灵魂解析1.2』的全面修改,正期待着您的恩宠」

  「『新生』心理诊所今天预约了副市长的夫人,她经过了多次灵魂修改,已经是神灵的忠诚信徒,今天她将在丈夫的注视下,成为神灵的女人,同时亲手对丈夫实施阉割手术」

  …… ……

  李婉云滔滔不绝的在说,可是我根本懒得听,在『灵魂解析1.2』之后,我又开发了「神灵信徒1.0」,这个版本是一种以次声波对灵魂进行的潜移默化的长期改造,它将依附于网路上的每一首歌,让听到的人的灵魂被扭曲,长期听下去,会成为我创立的『全能神教』的信徒,成为将一切完全献给我这位神灵的奴隶

  在不远的将来,我将不断升级我的灵魂修改程式,不断更深、更强大的扭曲人类的灵魂,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会是我,这个灵魂修改者的囊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