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玄幻仙侠>骑士的责任

骑士的责任
【骑士的责任
第一话
近卫兵的失态

她从小就憧憬着能够成为一个骑士。不过在这个国家里,没有钱和权力的女人要成为骑士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她却以个人的努力不断地作出补救。终于,她的运气来了,当她练成了以男性也比不上的剑术以及拥有不下于学者的知识的时候,国王驾崩,王女以新王的身份登基了。

在「我身边服侍的侍从,警备的骑士最好是女的」这一王女的命令下,她终于在王女的身旁出现了,就这样第一近卫骑士拉莎(ライーザ)就诞生了。

「神啊,我以无论遇到任何事情都会守护着王女的誓言向您起誓。」


但是,这却成为了拉莎非常非常不幸的开始。王女对拉莎任命的真正理由其实是出于对她的妒忌而已。知识、力量以及美貌,无论是哪一样王女都无法与拉莎比得上。「利用她那忠诚心,儘可能地淩辱她」的这一想法让王女认为与其把她杀掉倒不如让她继续生存来得更好。


某一天,王女带着亲手做的三文治,和拉莎一起来到森林里。当拉莎听到三文治是由王女亲手做的这个消息后,十分高兴地吃下了这个三文治,但她却没发现——要是在平常的话就一定能够发现的食物里被加了安眠药的这一状况。不久,拉莎便睡着了。就在这段时间里,王女使用带来的道具,以小刀割破自己的衣服,用从牲畜那里採集到的精液涂满了全身。然后便开始等待拉莎醒来了。‧‧‧拉莎惊愕起来。自己在任务中睡着,导致重要的王女不但衣服破烂,而且全身满是精液。这是就算是死也不能偿还的失态,拉莎感到了发疯似的后悔。正因如此,她原本能够发现在王女身上那些不自然的地方,现在变得全都不能发现了。

「无论怎幺解释都是不可饶恕的。但是,无论怎样的处罚罪臣都恳求接受。」

「那幺,你就尝试和我受到的苦楚一样的惩罚吧。从现在起,无论是怎样的命令你都绝对不能违背。」

「就如王女殿下您吩咐的,罪臣绝对不会违背。只要王女殿下能够好过一点的话罪臣都会觉得十分高兴。」

于是,从这天开始,王女对拉莎那过于残酷的命令便开始了‧‧‧

第二话
破瓜的物件

「因为你不能守护我的贞操,所以你的贞操也不需要了。从今以后,内裤就不用穿了,当然拉,裤子也一样。」

「‧‧‧是的,遵命。」
拉莎盔甲的衬裙正面有缝,因此在骑马的时候就没有什幺可以阻挡的东西,而不骑马的时候那衬裙就从小腹到大腿一直垂直下来,就像穿上了盔甲内裤似的,而当风吹起衬裙的时侯,就可以看到她那秘密的小花园。


「噢,太厉害拉,没穿啊!」


「里面都没看到有穿什幺的啊!」

拉莎没穿内裤的这件事很快就在骑士团里流传开了。关于这件事拉莎对于骑士团长的询问一直忍耐着。由于不能言的原因,发生在王女身上的那件事是不能对外说明的。最后,这件事由于王女说「有这种兴趣不也挺好吗」的一句话而结束,拉莎还是能够继续留在骑士团里。不久后的一天,拉莎被叫到了地下室里。当她来到时,王女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
「请问叫唤罪臣有何吩咐呢?」

「等你很久拉,拉莎。最近才知道原来你是变态的,我想就算没有我那一点的帮忙你也会这样的吧。高不高兴呀?」

「罪臣‧‧‧感到十分幸福‧‧‧」

「唔,那首先把你的剑竖直地插在那里。」

「遵命。」

拉莎把剑深深地插进了黑色的地面上。


「不要以为和你作爱的物件不知道是哪个男人就是十分可怜哦,因为我现在决定你的第一个作爱物件就是你这把剑的剑柄啦。」

「‧‧‧」

「呵,快点让我看啊!」

直到现在为止拉莎都只是在不断地学习剑技以及学问而已,因此她对由于缺少性爱那方面的知识而感到恐惧,同时她又为了王女受辱的那件事而抱有必死的觉悟,拉莎心中的思想斗争都表露在脸上了。而王女就这样兴趣满满地看着拉莎这个矛盾的样子。

「喂,行了没有啊,不是害怕吧,那我来帮帮你吧。」

「‧‧‧万二分‧‧‧感谢您‧‧‧」

「来,用剑柄的突出部分插进你的洞里‧‧‧然后‧‧‧就是这样!」

正当拉莎的小花园碰到剑柄突出部分的那一瞬间,王女飞上了拉莎的后背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剑柄在一瞬间就插进了拉莎那根本不湿润的阴道里去,就这样,拉莎的处女膜被冲破,连子宫口也被顶开,要是没有剑锷的话,那肯定就会连子宫也被顶穿,拉莎就会因此而一命呜呼。

「怎样!怎样啊!!我所受到的痛苦并不是这幺简单而已啊!!」王女在拉莎的背上开始不停地摇动身体。

「‧‧‧啊!呜!‧‧‧」

但对拉莎来说,这并不是痛得不能忍受。因为要是随便乱动的话王女就可能会受伤。直到现在,比起从阴道里流出的血和身体所承受的痛楚,拉莎更加关心的是王女的安全,于是拉莎便咬着牙忍耐着王女带来的痛苦。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疲惫的王女终于从拉莎的背上下来了。

「哈哈‧‧‧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可以退下啦。」

「遵、遵命‧‧‧万二分感谢您的叫唤‧‧‧」就这样拉莎累得晕倒在地。

「就这样忍耐一下都不行?!死蠢蛋!你只是‧‧‧只是一个玩具而已。」王女开始帮拉莎止血了。

「不要以为就是这种程度就可以结束哦,哼哼哼‧‧‧」

第三话
契约的代价




「太好啦!大胜利啊!!」

「就算是换代了,王家的力量还是健在啊!!」

战场上充满着喜悦的欢呼声。这个小国和邻国的摩擦不断的继续着。邻近的大国来说是小摩擦的事情,对这个国家却是可以左右国运。但是,这样的小国至今仍然能够存在的主要原因就是王家代代相传的召唤魔法。而在这次的战争中,王女也使用召唤魔法,召唤了五十只半兽半人的魔法生物奥古(オ—ク),让它们打败来犯的敌人。

「但是,那幺随便地使用魔法可以吗?」

「是啊。国王下次的召唤还行吧?」

召唤魔法不是随便能够使用的。任何魔法的使用都是需要代价的。那可能是血,可能是贡品,也可能是生命。先前驾崩的国王,就是使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来使用召唤魔法。

「做的非常漂亮啊,王女殿下!!」

「谢谢,拉莎,全靠你的帮忙哦。」

「不敢当,臣的力量还是不足。这只是全靠王女殿下您的力量而已。」

「那也不能这样说。你从现在开始就要活跃地表现咯。」

「请问这是什幺意思呢?」

「使用魔法需要代价你是知道的吧?」

「这次召唤奥古的代价就是你的身体。」

「‧‧‧诶?臣的身体?」

「是的,奥古可以自由地干你或者做其他『好』的事情喔。」

「‧‧‧」

「有什幺意见啊,拉莎?」

「没‧‧‧没有‧‧‧遵命。」

就这样王女把拉莎带到城堡最大的一个仓库里,而上次战争的五十只奥古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它们的个头和样子与人比起来是大得多而且丑得多。

「和奥古做那倒没什幺,不过在此之前呢‧‧‧」王女拿出了一个小丸状像一个阀门似的东西。

「奥古的精液不但十分粘稠而且还特别的臭。所以啦,要是这样的东西到处飞的话,这个仓库还能用的吗?所以啦,用这个阀门安装在你的子宫口,把它撑开,那奥古的精液就会没有任何的阻碍,能进不能出。当然啦,射进口的你就要全部喝光咯。」

「‧‧‧遵命。」

于是,拉莎便把衣服脱光,把双脚打开,摆出了能够让王女容易作业的姿势。王女就用工具撑开拉莎的阴道,在她的子宫口安装了那个阀门。

「接着,因为你的屁眼里不能设置刚才那个东西,但是为了让奥古不会搞错位置,所以你把这个也插上吧。」这句话说过以后拉莎的直肠就插进了一根又粗又长的木棒。对这样的设置拉莎感到十分痛苦,而对接着发生的事情又感到十分恐惧。但是为了守护王女殿下,一定要不断地忍耐下去,拉莎就这样不断地对自己说着。

「呵,终于搞定了,奥古先生呀,这次就辛苦拉。按照约定,这个又年轻又可爱的女孩就随便你们干咯。你们就一个接一个努力地往她里面大射特射吧。」

「喔喔喔!!!」

随着一阵咆哮声,奥古的轮姦便开始了。女人手臂大小的肉棒侵入了拉莎的上下两个口。侵入阴道的肉棒在直肠里木棒的压迫下,增加了不少的快感。

「‧‧‧呜!‧‧‧呜呜呜呜——!!!」

由于口被塞住连话也不能自由地说出的拉莎在不断的被侵犯。奥古这种魔法生物,除了召唤魔法以外要是遇到的话,大多数情况都是与之为敌大战一场。拉莎对被这幺难看的怪物侵犯还产生快感的自己感到十分地愤怒。不久,其中一只奥古便在拉莎的口里射精了。由于王女的命令,拉莎只好把比垃圾还臭,像把喉咙封住的粘稠液体全部喝光。与之相呼应,在子宫的肉棒也开始射精了,由于子宫口的阀门被肉棒顶开,奥古的精液连一滴也都没有漏出,而且在射精的瞬间拉莎的阴道也在不断收缩,把奥古的精液全部搾出‧‧‧终于,拉莎和五十只奥古的交战结束了,收到报酬的奥古也满意地从这个世界里消失了。而剩下的拉莎由于子宫里充满了奥古的精液,因此小腹看起来微微地凸了一点出来。


「辛苦了,这样便完成了契约的代价了。多亏了拉莎的努力才使战争胜利了。感谢你哦。」

「这‧‧‧这并不是‧‧‧什幺值得‧‧‧感谢的事。」

「啊,要从屁眼里把它拔出来啦。嘿!」

「啊!‧‧‧」插进直肠的木棒一下子就被拔了出来。

「呵呵,接着是子宫哦‧‧‧。啊,就这样放着不理吧,我们可能会想到怎样使用奥古精液的方法也说不定哦。」

「不、不是吧‧‧‧」

当然拉,那种东西哪有什幺鬼用途。只是王女看着由于子宫充满精液小腹突出而十分担心的拉莎觉得有趣而已。于是,在这以后大概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里,拉莎便和在子宫里的五十只奥古的精液一起生活着。
第四话
魔物的加护


从接受奥古精液的那天算起,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看来那个阀门和精液一样也一点不剩地被拉莎的身体全部吸收了,拉莎的小腹终于变回原来那个样子了。而会不会怀孕的想法一直使拉莎感到不放心,不过在安全期内受精的危险几乎是没有的。

「身体发烫,难道是奥古精液的缘故?」

拉莎的子宫和阴道有感觉的次数不断地增多。那不单止是看到城里的男人的时候,在骑马的时候,看到街道的狗的时候也有那种感觉。而最近甚至有想和身旁的动物亲近的倾向,脑袋里好像产生了什幺使人不愉快的感觉似的东西。

「‧‧‧这种时候最好就是进行剑术训练流一身汗。」

「对,就是这个样子!加油!」

拉莎在和想当骑士的小孩们进行剑术的训练。每天八小时王女的护卫工作以外时间的安排,经常都是进行这样的训练。在拉莎手下接受训练的大多数是十岁左右的,想要成为骑士的小男孩。性慾旺盛的少年们对拉莎没穿内裤的这件事都是知道的,因此每次看到拉莎他们那小小的阴茎都会勃起。但是拉莎却并不把这样的事情放在心上,她认为少年们都是只想着怎样成为一个骑士。

「啊,你在这里。」

「王女殿下,来到这里是很危险的。」


「没事,有护卫跟着嘛。经常到街道走走,还可以和市民交流呢。」

「王女殿下出色的品行使臣感到无上的光荣。」

接着,和王女谈话的少年们都感到十分光荣地对王女敬礼。王女看着他们那清澈的眼神,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啊,拉莎,有事找你,过来一下。」

「是,遵命。」

来到王宫的医务室时,已经有医生在等待了。

「拉莎,你的子宫里不是充满过奥古的精液的嘛,那接着会有什幺有趣的事情发生你知道吗?」

「你说有趣的事情‧‧‧?」

被龙血淋过的人能够获得超人般的运动能力以及比钢铁还要强壮的肉体。而喝了菲尼克斯血的人能够长生不老。而幻兽的保护这样的神话更是跟山一样多的存在。

「那幺‧‧‧子宫承受奥古精液的人呢?」

奥古这种生物,有着柔软但顽强的身体,对疾病抵抗力强,能与各个种族XJ,拥有极其强烈的性慾。那就是说得到奥古精液的人就会有着柔软但顽强的身体,对疾病抵抗力强,能与各个种族XJ,拥有极其强烈的性慾。就是说插入巨大的粗壮的东西时的冲击也不能造成拉莎阴道以及子宫的损伤,疾病和病菌也不能对其侵犯。在各个种族的眼里看来也是一匹上好的、性慾极强的雌兽。

「不‧‧‧不是吧‧‧‧」

「那幺与其让人乱说你的性器发生变化,倒不如直接看看更好。所以才把你带到这里来。你没有什幺意见吧?」

「没有‧‧‧遵命‧‧‧」

「那就换上特意準备的衣服在那里打开双脚坐下吧。」


拉莎便穿上了护士服。那是用比普通更薄的物料做成的,而且裙子更是必要以上地短,拉莎想可能裸体反而比这样更好也不一定,然后便打开双脚坐下了。


「这就是拉莎阁下的‧‧‧太美了‧‧‧」

医生仔细地看着拉莎的性器,发出了这样的讚叹声,而令医生讚叹不已的是拉莎那里的美丽。但是王女对拉莎的憎恨感看起来好像丝毫不改。

「这幺稀少的事例,只是我们两个人来研究那不是太可惜了吗?」

「那也确实是这样,不过叫人来看裸体的拉莎阁下‧‧‧」

「没关係吧,拉莎?」

「是‧‧‧是的‧‧‧叫其他人来也没关係‧‧‧」

就这样这件事便在王宫中传开了。就算在王宫里,拉莎也是属于绝世的美少女,因此在在王女叫人来的这句话传开的一瞬间里,好几十个男人便聚集到王宫医务室里。

「从平常只是不穿内裤变得现在看起来那幺厉害喔‧‧‧」
[
「那幺好的事谁不想看喔‧‧‧」

被男人们看着,然后又被他们的言语所包围着的拉莎,她的子宫深处慢慢地发热起来,阴道里湿润的粘稠的液体慢慢地流出,小花园开始闪耀着光芒。看着拉莎小花园的每一条视线,包围着拉莎身体的男人们口中的每一句话现在都在不断地给予拉莎快感。拉莎对被这样看和说也能产生快感的自己感到比谁也更加不能原谅。

「好,实验开始。」

就这样,使用各种各样医疗器械的实验就开始了。

,存档第五话
少年的手

对拉莎来说的令人屈辱的检查开始了。从性器的外部开始,大小阴唇、阴核以及尿道等等都受到了仔细的检查。在一旁的男人们以不断地吞口水那兴奋的样子来围观着。随着检查的深入,拉莎的脸变得越来越红,眼眶里满是泪水,她忍受着这种必死的耻辱,但是奥古精液带来的性慾增强的效果、检查时医生手指尖的触摸、男人们的视线、以及王女那轻蔑的视线和言语,每一样都会给予她兴奋的快感。

外部检查的异常之处就是知道了她的性器拥有远比别人高的强度、远比别人美丽的外形,以及远比别人多的爱液分泌量。而接着进行性器内部的检查,得出的结果使医生为之惊讶无比。

首先拉莎阴道收缩时的压力十分强。当医生为了检查而刚把手指伸进阴道的时候,处于极度害羞状态的拉莎迅速缩紧阴道,由于这种迅速的紧缩,使医生大叫「阴道痉挛开始了!」并让助手为她注射肌肉鬆弛剂才能拿出伸进阴道的手指。然后是阴道究竟能够塞进多大的东西的测试,这也让医生为之惊讶,平时女性生孩子时阴道最大才能够扩充到直径十釐米左右,但现在拉莎的阴道就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平。当然那也可能是最大值了,因为拉莎表现出痛得要死的表情。看着拉莎这种表情的王女不说也知道是到了极限了。

「扩张得这幺大啊‧‧‧可没想到喔。」

「‧‧‧」

「从刚才开始,医生的手指每次离开前都会被夹近‧‧‧看来你真的是一条淫蕩的母狗喔‧‧‧」

再次被王女那轻蔑语言包围着,拉莎的阴道壁又开始蠕动了。看到这种样子的男人们变得越来越兴奋了。

最后终于轮到进行子宫的检查了。医生用带有内窥镜的一条细细的导管伸进了拉莎的子宫口,这就开始了子宫内部的检查,而拉莎能够做的事仅仅只是一直地忍耐而已。一路按着顺序的检查终于结束,是时候向王女提交检查报告了。

「‧‧‧就结果而言,拉莎的性器不单拥有美丽的外形以及高强的机能性,而且还具备了极强的耐力,总之臣以为可以把她的性器当成是万中无一的极品也不为过。」

「就是这样而已?」

「‧‧‧是的,这次的检查就这样结束,殿下您的意下如何?」

医生的话只是在王女的耳边流过而已,王女正在思考着,最后她的头脑里浮现出的是刚才拉莎训练的那些少年们。

「现在还不行,还要再等一下。」

「遵命。」

从这句回答后的一个小时内,拉莎就被以阴道被扩充的姿势摆在原位,不断地接受着周围男人们的视线。好在拉莎拥有比别人强一倍以上的精神力,才能这样地忍受着。

「特别嘉宾登场。」

当这句话结束时,王女走了进来,而在她身后跟着的走进的是拉莎剑术训练的那些小男孩。拉莎带着惊愕的表情向王女诉求着:

「王、王女殿下!为什幺把他们带到这里来!?」

「你不是他们的师父吗?因此,把师父的真面目告诉给他们知道。你反而还要感谢我哦。」

「不、不是吧‧‧‧」

「什幺?你的意思是说我做的事情做的不对吗?」

「不‧‧‧绝对不是‧‧‧」

拉莎绝望了。没穿内裤在城里走动可以视之为对王女的义务,而被强迫和魔法生物XJ却是作为骑士的正常生活被破坏殆尽,要是说还能表现出值得作为骑士而夸耀的时间,就仅仅只是在教育未来骑士的也就是剑术训练的那一瞬间而已。由于连这个都要被王女所夺走,因而拉莎就再没有什幺能够值得王女夺走的东西了。但是,对此拉莎却连一点的恨意也没有,在她内心的深处反而产生一种希望能够这样被处罚的感觉。

「这就是你们师父的阴部了。仔细地看,摸摸也可以。」

「遵、遵命。我们知道了。」

少年们走进拉莎,仔细地观察着拉莎的小花园。

「和妈妈的很不一样喔‧‧‧这幺美丽。」

「软绵绵的摸起来很舒服哦。」

「湿得很厉害喔。」

「还在不停地抽动哦。」

「闻起来很香啊!」

少年们的口里发出了各自的感想。

「唔~~你,是的,就是你。」


王女叫住了年纪最小的那个男孩。

「您叫我吗?」

「想不想摸一下更里面的地方啊?就是生小孩子出来的地方咯。」

「什幺?更里面啊‧‧‧?」

「可以吧,拉莎?」

「遵、遵命。」

「像骨碌骨碌地喝水那样把这孩子的手给吞下去吧。呵呵呵。」


就这样,男孩按照王女的指示把手伸进了拉莎的阴道里。从手指尖开始,细细的手腕,细长的手臂慢慢地伸进了拉莎的身体里。

「王女殿下,到这里就不能再伸进去了。」

「在里面有突起的地方用手指探寻一下,应该会找到一个小洞的。」

「小洞吗?啊,我知道了!」

为了确切地探寻拉莎的子宫口,男孩的手腕不断地在阴道里滴溜滴溜地转着。

「啊‧‧‧」

对这一举一动,拉莎的身体都作出了反应,男孩的手腕被不断地夹紧。但是刚才王女说的话像夜雾一样不断在拉莎脑海里浮现,因此她只能忍耐下去。这样的动作传递到男孩的手腕,男孩感到手腕被刚刚好的温暖所紧紧包围着。

「有了,找到了,王女殿下!」

「那试试用一只手指插进去把它顶开。」

「遵命。」

男孩便把一只手指伸进了拉莎的子宫,顶开了她的子宫口。拉莎的子宫就被男孩的手慢慢地温柔地进入了。终于等到五只手指全部进去的时候,拉莎身体最里面的地方也终于被男孩侵入了。

「进去了。很温暖哦‧‧‧很舒服哦。」

「那肯定是啦。你们就是在这样的地方生下来的,感到舒服那是不用说的。」

拉莎把这样的对话当成是别人的事情来倾听,她对自己现在受到的对待失去了现实感,不再有任何的言语或思想,她感到的、也只能感到的仅仅只有肉体所传递的快感而已。终于,检查结束了,除了医生和王女以外的其他人都退下,拉莎看来也回覆到原来的精神状态了。

「拉莎,这次你也辛苦了。」

「不‧‧‧不敢当‧‧‧王女殿下‧‧‧」"

王女自己感到十分惊讶,她以前从没对拉莎说的这幺直率,那幺说来,在检查以前对拉莎的憎恨变得无影无蹤。但是想欺负拉莎的感情却比以前大大增加。

「‧‧‧」

拉莎就这样呆呆地看着有这幺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的王女的侧脸
第六话
红之女


拉莎就如平常一样没穿内裤地在城里走着,这样拉莎的屁股就被周围男人们的视线所包围。不过从接受王女的命令到现在已经过了这幺长的一段时间,男人们的视线对拉莎来说也开始习惯了。

「喂,等等,我说你啊。」

身后传来了一把声音,拉莎转身望去,那里站着一个红色的女人,她头戴一顶红色的帽子,穿着同样顔色的衣服、披风以及鞋子,不过与之相对的是她的头髮和眼珠都是黑色的。从服装看来她应该是宫廷魔法师。

「请问有何贵干?」

「得到王女殿下的许可,我的研究需要你的帮忙。」

红之女单方面地告之拉莎后,就拉起拉莎的手开始走了。被红之女强制拉走的拉莎虽然感到困惑,但是却没有作出反抗。王女殿下的命令是不能违背的,可能这真的是王女殿下的命令也不一定‧‧‧拉莎这样边走边想地跟着红之女走。

「请问‧‧‧突然说需要帮忙的是‧‧‧」

「小问题,很简单的帮忙而已,不用担心什幺东西。」

最后,拉莎被红之女带到了看来是实验室的地方。发暗的实验室里堆放着各种各样的实验器材和书籍,通道以外的地方连立足之处都没有。就是这样拉莎被带进了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那里是使用各种魔法来孕育魔兽的地方。

「请问‧‧‧究竟需要什幺帮忙呢?」

「很简单的事情,就是成为魔兽的母体而已。」

「什幺?」

「王女殿下说孕育新的魔兽一定要母体,因此下令批準使用你的身体。本来都是使用普通的雌兽,直到现在为止都是这样。但是,人类无论是魔力或其他什幺能力都比普通的雌兽强,本来是没有女孩子愿意成为这样的母体的。」

「不是吧‧‧‧」

「废话少说,快点脱光衣服进入那个魔法阵里。难道说‧‧‧你不听命令不想进去?」

「‧‧‧‧‧‧‧‧‧」

拉莎无言以对,看着地上的魔法阵。要是有王女殿下的命令的话那肯定不能违抗。但是,要是那并不是王女殿下的命令‧‧‧那只是谎言的话,就这样被魔兽侵犯‧‧‧

「赶快进去。」

这句冷冰冰的话冲进了拉莎的耳里,循声望去,发出声音的王女就站在那里。而连眼神也是冷冰冰的王女的这句话无疑就是对拉莎的命令。

「啊‧‧‧」

「你在干什幺呀,拉莎,赶快进去。」

「遵命‧‧‧」

拉莎在王女和红之女的视线下,走进了魔法阵。魔法阵里放着的是这次要用的魔兽,这只魔兽是一条像蛇一样的魔法生物,发光的紫色鳞片暗暗的房间里发出光芒。一个人和一只魔兽同在魔法阵里,红之女开始诵读魔法了,当魔法刚诵读完的一瞬间,魔法阵便发出光芒包围着拉莎和魔兽。本来伸在魔法阵外拉莎的手被魔法了力量所弹回到魔法阵里。

「想从外部解除这个魔法阵是不可能的,而解除魔法阵的条件就是和魔兽做爱并产下下一代‧‧‧」

「呵呵,魔法阵的效果就只是为了使怀孕这件事变得容易而已。」

「就‧是‧如‧此,请你努力地做好母体咯。」

接着,拉莎的背上感到一阵冲击,原来蛇形的魔兽压在她背上了。像蛇一样通过身上的鳞片,捲起了拉莎的身体。非但如此,把拉莎全身都捲起的魔蛇开始把头部靠近拉莎的小花园。

「哇!」

魔蛇伸出舌头发出「嘶嘶」的声音地舔着拉莎的阴部,这样做引发了拉莎的感觉,使她感到了全身冰冷。但是由于王女的命令这件事又不能不做的想法使拉莎个人的精神得到回覆,于是拉莎便紧紧咬牙任凭魔蛇的肆意行动。由于拉莎没有作出抵抗,魔蛇像感到了拉莎的态度似的「滋噗」一声把头插进了拉莎的阴道‧‧‧

「啊啊啊!插、插‧‧‧进‧‧‧来了‧‧‧」

被拉莎手腕握住的魔蛇,用头部穿过她的大小阴唇,慢慢地进入了她的阴道里。在头部往里面挺进的时候,魔蛇身上的鳞片和拉莎阴道「咯吱咯吱」地摩擦,摩擦时产生的痛楚和快感都传遍了拉莎的整个身体,那种感觉使拉莎全身像痉挛似的不停地震抖着。

「哇!啊啊‧‧‧啊啊啊!!」

魔蛇的头部渐渐地顶开肉壁伸进去,那蛇身的鳞片也不断地摩擦着拉莎的肉壁。终于蛇头伸到了阴道的最里面,到达子宫了。接着魔蛇像发疯似的开始不停地转动身体。

「哇!啊!!唔呜!!!」

蛇身扭转得像肉棒似的从阴道里伸出然后再次进入到里面,就这样旋转和前后抽插相结合地不断与拉莎的阴道相摩擦,蹂躏着拉莎。这样做给予拉莎的是痛楚和快感的结合,但是不久以后带给拉莎的就只剩下快感而已了。魔蛇在运动的同时也开始从口中分泌出能够带来产生刺激雌性生殖本能效果的唾液。出于这种原因,拉莎的身体像火烧似的,雪白的肌肤变得通红,脸上从厌恶的神情变成了像一头雌兽发情时的样子,口中发出的悲鸣变成了渴求快感的淫乐。

「嘤‧‧‧还要嘛,人家还要‧‧‧呀,不、不是‧‧‧啊啊啊~‧‧‧」

拉莎根本不知道的是,魔蛇的唾液已经打乱了拉莎的生理时钟,她像是月经来了似的开始排卵了。结果拉莎的卵子受精,她怀上了魔蛇的孩子了。发现这种状况的魔蛇动得更快了。

「呜!呜!呜呜呜!!!」

被让人不能呼吸般像大浪一样的快感不断地冲击着,拉莎几乎连声音也不能发出。不仅仅是阴部传来的快感,也由于唾液产生的媚药似的效果,多次苦闷地用身体摩擦地面,用自己自豪的马尾辫子扫着身体来获得快感。就这样全身都像性器一样获得快感。就这样,拉莎完全沈浸在快感当中。

「被不是人的东西干都能感觉到这个地步‧‧‧你可真是一条淫乱的母狗啊‧‧‧」

王女看着拉莎满足的样子笑着对她说。被王女这样看着的拉莎终于忍不住迎来了高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拉莎的身体像弓一样弯曲着、痉挛着,阴道不断收缩以夹紧魔蛇的头部。「吐咕‧‧‧吐咕吐咕吐咕吐咕‧‧‧」对此,魔蛇向拉莎的阴道里吐出大量的精液。魔蛇的身体发挥出塞子一样的作用堵住了拉莎的阴道,它吐出的精液迅速地充满了拉莎的子宫,拉莎的小腹开始膨胀起来。拉莎感到了曾经和奥古精液积存在体内一样的感觉。对迟迟没有结束的射精,拉莎只是仰面朝天地闭起眼睛,放任自己的身体。魔蛇还在阴部的拉莎由于到达高潮以及魔蛇射精的感应使她发出了沈重的呼吸声。就这样经过数歌小时,魔蛇的射精还在继续‧‧‧好不容易等到魔蛇射精完毕把头拔出,从拉莎阴部里的精液像洪水一般稀溜溜地飞泻下来。但是,那可能只是拉莎阴道和子宫的界限而已,魔蛇的射精原来还没结束。从拔出来的蛇头里还是不断地喷出大量的精液,横倒在地上的拉莎就这样沐浴在精液之中。
[email protected] ` t#l b)a

「吐咕吐咕吐咕吐咕‧‧‧」

拉莎的身体就沾满乳白色的精液了,而从这些精液里发出的独特气味把封闭的结界打破,因此,结界便消失了。红之女点点头,拿起魔蛇把它放近笼子里。

「看来确确实实是怀上了。」

红之女压下了拉莎的小腹。「砰砰砰」的声音不断髮出,从拉莎的阴道里被精液包住的乳白色的蛋滚了出来掉在地上。红之女仔细地收集起那些蛋,把它们放在桌子上的魔法阵里。

「这样就能孕育出远比普通魔兽强大的魔兽,而且对王女殿下更为忠诚。」

「呵呵呵‧‧‧那就太好啦‧‧‧」

王女对红之女笑了笑,便走向了拉莎那边,然后轻轻地踢了踢拉莎的面颊。

「喂,起来吧,拉莎,要走啦。」

「‧‧‧遵、遵命‧‧‧王女殿下‧‧‧」

眼神里还是虚无一片的拉莎只是反射性地回答。接着,拉莎以慢得不能再慢的速度站起来,但是就只是站着而已。

「怎幺啦,拉莎?」

「请、请问王女殿下,衣服‧‧‧」

「不就在那里。」

「但是,那里的是‧‧‧」

在那里的是沾满魔蛇精液的拉莎的衣服。

「嘿,快走吧。」

「但、但是‧‧‧」

「快走。难道是不听我的话了吗?」

「不、不敢‧‧‧」

拉莎穿上了沾满精液的衣服,跟着王女走了。每走一步,从阴部里流出的魔蛇的精液就滴在地面上零散开来。平时仅仅是没穿内裤就已经使拉莎感到十分辛苦,而现在就更不用说了。男人们的视线直刺过来,射向浑身都是精液味并且到处泼撒精液的拉莎。

「‧‧‧‧‧‧‧‧‧‧‧‧」

望着感觉到周围都是这样的态度而忍耐着的拉莎,王女感到十分满足而微笑起来
第七话
抚慰

拉莎接到王女的命令来到了城堡的地下,那里是收容罪犯和俘虏的地方。慢慢地一步一步走近,拉莎闻到了从地下飘来的臭味。当看到王女的背影时,拉莎小跑着走了过去。

「王女殿下,拉莎在此。」

「很慢喔‧‧‧他们都等得不耐烦了。」

「他们?」

拉莎沿着王女的视线望了过去。那里比其他地方塌陷了一点,就像是一个陷阱似的地方。而且在那个地方里有一大群髒得要命的男人。

「王女殿下,请问‧‧‧那些是‧‧‧」

「他们是被收容在这里的人咯。知道吗拉莎?你,今天就要把自己送给他们作为慰问。」

「!!!」

「还不快去!」

王女冷冰冰地望着拉莎,感到了那种带着压倒性支配力的眼神,拉莎吞下了刚要说的话。除此以外,拉莎还感到全身开始发烫,特别是胸部和阴部更是有一种发痒的感觉。于是拉莎便俯伏着身体,小声地回答到:

「是、遵命‧‧‧」

「嗯,那就脱掉身上的盔甲吧。」

拉莎就在王女和男人们面前把身上的盔甲全部脱掉在放在地上。变得十分暴露的拉莎那经过艰辛锻鍊而显得美态与健康并存的身体就这样被周围的视线所包围。

「快、快去呀!」

王女命令变成那样的拉莎跳进洞里,而自己却坐在设立的临时王位上伸腰远望着。接受命令的拉莎就跳进几米深的洞里,以华丽的动作着地,但是当拉莎看到那些男人的样子的时候:

「呀!!!」

王女看到了在洞里的拉莎露出了害怕的神情并且用双手分别遮挡着胸部和阴部。但是在王女的「你在干什幺啊,拉莎!老老实实地给我做好慰问」这一声令下,拉莎只好拿开遮挡的双手。围着拉莎的男人开始不断地吞口水,原来拉莎的小花园已经湿润了,拉莎那令人着迷的小花园流出的爱液就像流水般地从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各位,那个女人请随便使用。在监狱里这幺久也应该积存了不少了,只要喜欢,多少次也可以随便干吧!拉莎!你也快点这样向大家说!」

在王女的视线下,拉莎坐在地上打开双腿,让男人们看着自己的阴部。暗黑的洞里靠着火把照明,那轻轻飘动的火光照亮了拉莎的小花园。

「遵、遵命‧‧‧各、各位,请、请大家随便地把积存的精液都发射到我的小‧‧‧小‧‧‧穴里‧‧‧我、我是大家的精液处理慰安妇,所以,请、请大家让我安慰‧‧‧」

「没错,就是这样,拉莎你可真是好孩子喔‧‧‧」

王女用扇子挡住正在发笑的嘴唇,与此同时男人们都冲向拉莎那里了。

「咿呀!啊啊啊!」

拉莎的身体被男人们压住。两只手的手臂被按住,而拉莎用来握剑的两只手的手指现在却被男人的手控制住用来握住两条肉棒。另外一个男人拉着拉莎的马尾辫子,使她的脸向着他,把肉棒插进了她的口里。几乎同时,一个男人的肉棒插进了拉莎的小花园。

「嗯‧‧‧唔唔唔‧‧‧啊啊啊!」

拉莎的双手不断地摩擦着、刺激着男人的肉棒,从伞部一直开始整条肉棒都摩擦着。拉莎含着口里的肉棒,而舌头也不断地刺激着男人的尿道,像是想把他那积存多年的精液吸出来似的。而面对着眼前并排的肉棒,拉莎时而用舌头舔它,时而又用脸去摩擦,刺激它。而对插进阴部的肉棒,拉莎不断地蠕动阴道,把那根肉棒儘可能地往里吸,而当肉棒到底时,阴道又把它推出到入口处,然后又把它吸到底,使肉棒就这样不断往复运动着。而抽插拉莎阴部的男人也像帮忙似的不停抽动着,那很自然地,拉莎也配合着男人的动作使身体——为了获得快感的身体动了起来。


「嘤!!啊啊!!厉、厉害‧‧‧很厉害‧‧‧啊!」

拉莎全身布满了快感的波浪,发出了难以想像的浪叫声。就算在心中怀着对被男人强暴而感到厌恶的心情,但身体却因为这样的侵犯获得的快感而把这种心情抛弃,很自然地寻求着更多的快感。为了获得这样的快感,拉莎就随着侵犯自己的男人的动作动起来。而插进拉莎阴部的男人迎来高潮射精了,「劈劈、劈劈啪啪‧‧‧」


「哇啊!出、出来啦‧‧‧在我的小穴里射了这幺多这幺浓的‧‧‧出来‧‧‧感觉到啦!热热的浓浓的‧‧‧」

肉棒完全插入的的男人摇动着腰部,直到最后一滴也不放过地在拉莎的阴道里发射着,而接受着的拉莎一副出神的样子。看到拉莎表情的男人们也射精了,「劈劈、劈劈啪啪‧‧‧」

「快、快来!这次的快来!热热的浓浓的快来‧‧‧厉害啊‧‧‧这幺浓‧‧‧」

拉莎的头上、胸上、腿上、手上,还有就是阴道里,几乎全身都被男人们积存多年的精液所弄髒,但拉莎却沐浴在兴奋之中,她体外流着粘粘糊糊的精液的感觉,体内充满精液的感觉使她迎来了高潮。身体像虾子似的弯曲起来震动着,合着眼,睫毛也在震动着,张开的嘴唇里发出了甜美的声音:

「啊啊‧‧‧真、真舒服‧‧‧哇‧‧‧丢、丢了‧‧‧啊啊‧‧‧」

迎来高潮过后的拉莎感到了一阵安静,完事的男人们从她身旁离开,然后下一批男人群集过来了。抱起还沈浸在全身沾满精液而获得快感余韵的拉莎,突然往她的阴部插了进去。

「呀!等、等一下‧‧‧不、不要‧‧‧现在不要这样‧‧‧哇!」

还没说完,转到后面的男人对着拉莎的菊门猛地插进去。两条肉棒隔着直肠那薄薄的肉壁不断地上下抽插着,等着迎来高潮的阴部给拉莎带来了深深的快感。拉莎就这样被翻弄着,而她的手再次握住肉壁,那口呢?当然也是吞吐着肉棒啦。拉莎又开始安慰着男人们了‧‧‧

淩辱的结果‧‧‧不,是安慰的结果。拉莎沾满了大量的精液,侧着身躺在地上。和数百人XJ,接受了数百人份的精液。身体就像沾染上精液的味道似的,被雌性的本能所支配着,拉莎深深地体会到自己对被强暴而感到远胜于厌恶的快感的这件事。

「‧‧‧‧‧‧‧‧‧」

拉莎发现了在洞上面的王女

「王女‧‧‧殿‧‧‧下‧‧‧臣‧‧‧臣‧‧‧」

「‧‧‧‧‧‧‧‧‧」

「完、完成‧‧‧您、您交代的‧‧‧任、任务了吗?」

拉莎以近乎虚无的眼神望着王女问道。但是王女已经转身离开了。

「‧‧‧为什幺!」

王女在自己的房间里的椅子一脚踢了过去,大叫着。但是,对椅子来说是没问题,而王女的脚却痛得厉害。

「为什幺‧‧‧为什幺‧‧‧为什幺拉莎‧‧‧这样对她都‧‧‧哼!」


王女又开始踢椅子了。王女踢得连刘海把眼睛都遮蔽住都顾不上,她在这个谁都不能偷看的地方里想着、踢着。过了一会儿,王女停止踢椅子了,她累得喘着气,肩膀不停抖动。接着,她便用呼叫铃把侍女叫了过来。‧‧‧‧‧‧‧‧‧

「嗯‧‧‧这里是?」


进入拉莎眼里的是没见过的房顶,她想着自己究竟是怎幺啦,被男人们强暴,然后就‧‧‧

「这是我的房间哦。」

望着正在回想着的拉莎说话的那个人,剪得整整齐齐的黑髮,红色的帽子,红色的披风,不就是宫廷魔法师的‧‧‧

「罗依(ノイ)‧‧‧小姐?」

「醒过来了吗?在那以后我把你接回来带到这里来,帮你洗乾净身体,让你在这里睡觉。」

「原来‧‧‧如此‧‧‧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按照王女殿下的吩咐,要把这样东西给你。喂,拿着吧。」

罗依说完就稍稍离开了拉莎睡觉的床,拿起某样东西递给了拉莎。

「拿着。这是用魔法製作的强力避孕药。」

「什幺?」

「按照王女殿下的命令製作的。那代表什幺我也不清楚。总之就是已经交给你啦。」

拉莎看着药哑口无言,不久后只好拿起药了。

「王女殿下‧‧‧」

「拉莎,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再工作吧,王女殿下的警备也不是十分不足。」

「是的‧‧‧」

「啊,是了。你生下的魔兽‧‧‧有空的话过来看看。那家伙是随着你心中想法变化而成长的,早点来它就会早点成长哦。」

说完要说的话以后,罗依就走出房间了。而拉莎就只是抱着药躺在床上。

  JKF捷克论坛

第八话
赠送之物


「呼‧‧‧累死啦‧‧‧」

拉莎边说边取下身上装备的盔甲走进房间里。作为王女直属骑士的拉莎拥有自己个人的房间,而且还附带了个人浴室,可以说是挺豪华的房间了。把盔甲取下,再把盔甲里面穿着的内衣也脱下,拉莎全裸地走进浴室。由于在脱衣前就已经开始放水,因此当拉莎进去时热水已经放满浴缸了,于是拉莎便一点儿一点儿地用肥皂擦洗身体。


由于严格地锻鍊而成的拉莎的身体,涂着肥皂隐匿在水蒸气里,在那身体上,却刻上了几条刻印。被奥古侵犯时刻上的刻印;失态时被王女惩罚时刻上的刻印;还有就是生下魔兽时的刻印;这些淩辱的证据都成为拉莎的刻印深深地刻在她的身上。还有就是,就像是王女的所有物的刻印,深深地刻在了拉莎的身上。看着这在水蒸气中模糊的身体,拉莎开始清洗了。

「嗯!」

当手清洗阴部时,拉莎发出了奇怪的声音,那是因为她的阴部已经湿润了,那些并不是热水,而是她那陵辱的记忆里流出来的淫水。看到这些淫水,拉莎便开始用肥皂摩擦着她那不停流水的小穴。

「哇呜!」

肥皂就像是催情剂似的不断地给予拉莎快感。此时拉莎的脑海里浮现出王女的话:

「你天生就是淫乱的母狗!」

「是的‧‧‧拉莎天生就是淫乱的母狗‧‧‧王女殿下‧‧‧啊啊啊!」

手指伸进了小穴里把淫水和肥皂沫混得粘粘糊糊,就像是使用了化妆水似的发出了芳香,拉莎不断地用手指抽插阴道,手指一根,两根,三根地增加着。

「呼哇‧‧‧这还不够‧‧‧那该这幺办‧‧‧啊啊啊!」

拉莎的手指以更大的的动作抽插着那热得发烫的身体,但和以前承受的东西比起来却是根本没得比,拉莎的身体变得越热,心中就越发地寻求着快感。王女说过的话再次浮现在拉莎的脑海里:

「被鞭打的时候小穴却流下淫水,那样处罚不就变得没有意义了吗?」

「什幺?想要?小穴‧‧‧想被插?」

「是的‧‧‧王女殿下‧‧‧拉莎是淫乱的母狗‧‧‧所以,请您大发慈悲‧‧‧狠狠地‧‧‧插我的‧‧‧淫穴吧‧‧‧」

拉莎的手指不单是搅拌着淫穴,而且也插进了屁眼里。她的手指滴溜滴溜地在两个洞穴里旋转着,随着手指不断地旋转,拉莎的身体也在不断地颤抖。不单只是身体发热、浴盆的热气也让拉莎热得发烫。突然间,拉莎的手指一下捏住站了起来的小淫核。bbs.xuhu.net y8u0W Q)m;r¬T

「咿呀!啊啊‧‧‧哇啊啊!王女殿下‧‧‧王女殿下啊!」

「天生淫乱的母狗。」

在拉莎的眼睛里看到的是在浴室瓷砖上反射出的并不存在的王女的样子,而这个并不存在的王女用鞭惩罚着拉莎,还叫来了魔兽,罪犯还有俘虏来侵犯她,将她作为展览品让人观赏,不断地侮辱她。拉莎越是看着这样的幻影,身上就越是产生无比的快感。

「王女殿下啊!王女殿下啊!王女殿下啊!」

拉莎用手指不断地揉弄着小淫核,快感不断地走遍全身。而耐不住快感的拉莎就侧着身倒卧在浴室的地上以这种样子不断地自慰着。拉莎身体上的肥皂泡不断地落在浴室的地上,而露出的肢体却是不停地抖动着。


「哇啊!丢、丢啦!!!丢啦‧‧‧!!!王女殿下啊!拉莎现在就要升天啦,丢、丢啦!!!」

在浴室瓷砖的反射声中,拉莎迎来了高潮。快感让身体痉挛,而拉莎就这样带着满足的神情发出了沈重的呼吸声。

「王‧‧‧女‧‧‧殿下‧‧‧」

过了一段时间,拉莎回过神来,洗乾净身体,走出了浴室。当然,因为累得要命,拉莎马上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过了几天,王女和拉莎一同在警备员的执勤办公室前走过时,拉莎带着王女走向了通常都不怎幺走的路线,本来就是这样走也没什幺问题,但是这次拉莎却是为了某一样东西的缘故才走到这里,那就是警备犬戴着的颈圈。当拉莎眼神捕捉到颈圈的那一剎那,她失神了,然后两眼发光凝视着。拉莎想到:看到这种情景的王女微笑着命令道:「拉莎,我要你今后都戴着它。」然后王女就叫人把颈圈拿给她。一想到这里,拉莎的小穴便分泌出大量的黏液,弄得连大腿内侧都能看到透明的淫蜜流了下来。就这样不断地想着,拉莎和王女一同走过了执勤办公室。在王女面前露出了这样的神情,而且还流得满腿都是淫水的拉莎跟着王女走进了王女的寝室。这时,公主回头望着拉莎娇豔微笑着说:

「啊‧‧‧拉莎,你是不是在想我会给你好的东西呢?」

听到王女这样说,拉莎感到小穴的淫水流得更多了。
第九话
骑马远游

「拉莎,很久都没远游啦。」

王女一声令下,便準备带拉莎去微服远游了。对拉莎而言,由于目的地是令人讨厌的地方——就是王女被强暴的那个森林,因此她并不是十分想去。但是王女的命令都已经下达了,拉莎只好跟着王女去了。

到了出发的那天早上,拉莎早早走到马廄前等待王女的到来。过了一段时间,和平常穿礼服不同,今天的王女穿着骑师服,手里拿着一个袋子走到拉莎的面前。

「王女殿下‧‧‧请问这是?」

「这个?这个嘛,这个是特地为你所做的,你的专用马鞍咯。」

王女所说的拉莎专用马鞍比起普通的马鞍多了两条像小孩手臂大小的假阳具,像两根柱子似的立了起来。

「王、王女殿下‧‧‧」

「这个是按照上次帮你进行身体检查时所得到的你的前后两个穴的资料所特製的专用马鞍哦,怎样,喜欢吗?」

说着王女把视线移向拉莎,用马鞭「啪啪」声地轻轻打着拉莎的脸。无论穿怎样的衣服,都不能穿内裤的拉莎看到这个专用的马鞍,脸开始变红,在王女的马鞭的催促下,拉莎接受了马鞍。


「是、是的。十分‧‧‧喜欢‧‧‧」

「嗯,喜欢就好。那幺,我们走吧。」

说完王女就骑上了她的棕毛马,拉莎用手里的马鞍为她的白马替换下原有的马鞍,然后也骑上了马。上马的瞬间拉莎前后两个小穴同时被假阳具所侵入,发出了「滋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的摩擦声。

「唔哇‧‧‧嘎啊‧‧‧啊啊‧‧‧」

拉莎在一瞬间承受了来自下方的压迫,大叫起来,满头大汗地望着王女。看到这种情景,王女满足地笑了。然后,两人骑着马开始走了。

「等一下,拉莎!你走得这幺慢,天黑也到不了呀!」

王女对着在身后蹒跚地走着的拉莎骂去。这时拉莎的脸红得比得上她那红红的马尾辫子,而眼神也开始发媚。随着白马每走一步,马鞍上的假阳具都会向上顶去,而且这两支假阳具和拉莎的前后两个小穴的大小配合得天衣无缝,因此正如不能避免的压迫感一样,快感也不断地侵袭着拉莎。正因如此,为了避免过分的快感,拉莎只好慢慢地溜着马。虽然如此,马鞍上也沾满了拉莎小穴里分泌出来的淫水。

「真、真的‧‧‧十分抱歉‧‧‧。但、但是要是再快的话‧‧‧我‧‧‧」

「拉莎,你敢违背我的命令?」

王女骑着马走到拉莎的身旁,捏着拉莎的下颚转到自己正面的方向。


「王女‧‧‧殿下‧‧‧」

「走啦,拉莎!」

「‧‧‧‧‧‧是」

拉莎回答的同时,王女意想不到地大力踢向拉莎白马的马腹。

「哇啊!」

一瞬间,白马想风一般地飞快跑了起来。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拉莎双眼睁得大大地,身体以极其厉害的速度不断地摇晃着向上顶。除了双眼以外,她的口也张的大大地发出了尖叫声。而且拉莎现在骑马的样子与其说是如何控制马头来骑马,倒不如说是为了避免落马竭尽全力抱住马脖子不放。

「不行啦!跑得那幺快小穴会‧‧‧小穴和屁眼都会被顶烂的,啊啊啊!」

拉莎前后的两个小穴都毫无间隙地被顶着,而拉莎的淫水也不断地飞散落到地上,她头上的马尾辫子就如马尾般地迎风飘扬。

「丢、丢啦!两个小穴都塞得满满的,顶得好舒服啊,要死啦,顶不住啦,丢、丢啦!呜哇哇哇哇哇哇!!!」

马身不断地摇晃,拉莎也迎来了高潮。身体弯了起来不断地痉挛着迎来高潮的拉莎对前后两个小穴被顶得满满的感觉变成了与其说是压迫感倒不如说是存在感,而且这种存在感也不断地支配着她,侵蚀着她。

「停下!!!快停下‧‧‧啊,怎幺回事‧‧‧厉害‧‧‧这种感觉‧‧‧真是舒服的要死啊!!!」

马慢慢地停下了,但是假阳具依旧顶住,拉莎再次达到了高潮,这次的高潮产生的快感再次冲击着她。

「在这种地方吃饭果然是很开心喔,拉莎。」

「‧‧‧‧‧‧」

望着脚下的一片花田,王女在座席吃着饭。拉莎就在王女的身旁,由于高潮才刚刚结束,拉莎的小穴还在不断地流出淫水,因此她到现在还不能吃饭。

「喂,你不吃吗,拉莎?」

王女露出了坏心眼般的笑容,故意地把手放在了拉莎的大腿内侧上。

「嗯啊啊啊!」

拉莎发出了甜美的淫叫声。从骑上马开始拉莎就再没有下过马,被马鞍上的假阳具顶得不断高潮的拉莎的小穴现在还是处于极度敏感的状态。仅仅是坐着,只要身体其他部分一动,就会连带下半身,下半身一动,拉莎就的阴道就会痉挛,使她再次地达到高潮。现在的拉莎就是处于这样的状态。

「怎幺啦,拉莎?」

「没什‧‧‧啊啊啊!王‧‧‧女‧‧‧殿下‧‧‧那、那里‧‧‧不、不要‧‧‧」


王女的手指沿着拉莎的大腿内侧摸过去,轻轻地捏了一下拉莎那勃起的小淫核,然后伸进了拉莎的淫穴里。王女的手指慢慢地抽动着,而拉莎的阴道不断地痉挛着,像是要把王女的手指吸进去一样。

「我说拉莎啊,你不是我的私有物品吗‧‧‧因此,我没有叫你动的时候,你就绝对不能动,知道吗?」

「嗯哇!啊啊!是、是的‧‧‧王女殿下‧‧‧拉莎是‧‧‧王女殿下的私有物‧‧‧啊啊啊!所以‧‧‧对王女殿下的话‧‧‧啊啊啊!嘎呀呀呀呀!」

忍受不了高潮的拉莎突然趴下了。王女的手指也离开了拉莎的小穴了,而在手指尖上沾满的淫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怎幺会趴下呢?所以啦,好好地吃点东西,才能恢复健康的嘛‧‧‧」

「是的‧‧‧王女殿下‧‧‧」

在吃过饭后离回城的那段时间里,王女继续兴致勃勃地玩弄拉莎直到她不省人事为止,当拉莎醒过来后两人才回去城里。不用说,拉莎在回程时也是使用那个马鞍,这样拉莎在那天里一整天都是浑身发烫,淫水流个不停,就算连睡觉也不能睡得安稳,但是那样的状况不仅仅是马鞍的缘故,回想起到达森林时王女说的话也使拉莎产生这样的感觉。

第十话



「拉莎,我有个想法。」

拉莎突然听到王女这样说。这次又会有什幺样的命令呢?不安和兴奋相互交织着涌上拉莎的心中里。

「拉莎你现在能够和任何种族进行XJ,因此你怀孕的危险程度大大提高。不论生下多少个孩子,拉莎你和孩子都是不幸的,但是使用堕胎药的话又会产生很恐怖的副作用。是保持现状还是无理地命令你吃药我也不知道选哪个好,你是怎样想的呢?」

王女说出了拉莎想像以外的话,使拉莎心里感到十分複杂。王女所说的话的确很容易成为现实。拉莎要是生下了魔兽的私生子的话的确会令她十分痛苦的,但是与此同时的是王女给予的快感就会消失。想了一段时间后,拉莎回答道:

「王女殿下所言极是。我的话姑且不算,生下的小孩是支撑国家的珍贵的财产,王女殿下的关心使拉莎感到无比光荣。」

「嗯,所以啦‧‧‧在宫廷魔法师罗依的拜託下,我帮忙做了某样有趣的东西,想让你帮我做一下实验,你觉得怎样?」

「遵命,啊不,我很乐意。」

说着话的拉莎感到身体开始发烫。

「王女殿下,需要的重已经召唤成功了。」

「辛苦了。」

罗依迎接王女和拉莎进入魔方形房间里。罗依的右手上拿着一个玻璃瓶,瓶里装着一条蚯蚓样子的虫子。而左手拿着的玻璃瓶里却装了一些乳白色液体。

「请看这里,这个瓶子里的液体是人马狗的精液混合物,我用魔法把它的温度保持在三十七摄氏度左右,让我们把精液倒入装虫子的那个瓶里看看会发生什幺事呢?」

罗依把精液倒进了装虫子的玻璃瓶里,到现在为止还一动不动的虫子开始动了,就像是海里游泳一样,而且还不断地变大,同时瓶子里的精液慢慢地减少了。看到这个样子,拉莎开口问:

「‧‧‧这是?」

「这是从幻兽界里召唤出来的一种虫子,是靠精液的养分来成长的。这是王女殿下的召唤魔术和我的魔术联合召唤的成果。」

「‧‧‧」

「只要把这条虫子放进你的子宫内,无论怎样XJ,在精子受精前虫子就会把它全部吃掉,因此你就不会怀孕,也就可以安心啦。」

看到虫子不断翻滚着吸取精液的样子,拉莎感到子宫里发热发麻。一段时间过去后,精液全被虫子吸收乾净了,与此同时,虫子由一条分裂成了三条。

「只要进入了子宫里,虫子的数量增加到一定地步就不再增加了。」

「怎样啊,拉莎。」

王女一边命令,一边把虫子放在拉莎的阴部上。虫子慢慢地从拉莎的小穴潜了进去,通过阴道到达了子宫口,然后在一瞬间侵入了拉莎的子宫内。

「啊‧‧‧」

细长的虫子给予拉莎独特的感触以及奇特的快感。终于三条虫子全部潜到拉莎的子宫里去了。虫子侵入时带来的不协调的感觉使拉莎不自觉地按住了小腹。

「这样就不用在担心怀孕了,从今以后接到各种各样的命令都有好好地做啦。」

「遵命‧‧‧」

拉莎还没回答,王女就一条腿迈出门外走了出去。目送王女离开的罗依拿出几个瓶子递给了拉莎。

「这些虫子要是一天得不到养料的话就会死亡,因此你必须每天往子宫里注入一次精液。从动物身上收集的精液都会转交给你,今天晚上就把刚才给你的精液注入吧。」

「是‧‧‧感谢你的帮忙。」

拉莎拿着瓶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洗完澡后她换上了可爱的便服,拿出了从罗依那里得到的工具,开始把精液注入到子宫里去。

「嗯‧‧‧」

子宫里的虫子不断地翻滚着身体吸取精液,不断地分裂。拉莎感到了与其说是快感倒不如说是不协调感的感觉,子宫里的虫子集中在一起开始分裂了,拉莎感到它们的数量慢慢地增加了。然后‧‧‧

「嘤‧‧‧呀!」

正在蠢蠢欲动的虫子中的一条潜入了与其他虫子不同方向的子宫的深处,这突然其来的变化让拉莎大吃一惊。

「难‧‧‧难道‧‧‧」

正如拉莎所想,虫子钻进了拉萨的输卵管里。至今为止拉莎被很多男人和妖魔所侵犯,但是至少没有被侵入到那个位置。而那个拉莎认为应该是最深入的地方,现在也被侵犯了。一想到这里,拉莎禁不住泪流满面。为了骑士这个目标而努力奋斗的拉莎为了王女而受到种种屈辱,对有感觉而感到屈辱,最后连输卵管也被虫子侵入了,那就是现在的自己。但是,还有一个自己存在着,就是那个感到兴奋的自己。无论哪个都是自己,是作为骑士拥有高尚品质的自己,还是作为快乐的俘虏的自己,这双方面的矛盾都同时存在于这个身体里面。

「王女殿下‧‧‧」

拉莎的心中不停地幻想着王女,然后把手指伸进了小穴当中。
第十一话
下级妖魔


「嘿!!」

每当拉莎的剑光一闪,都有哥布林(ゴブリン)被打倒。从王女手里借得的魔法剑可说是出类拔萃的,无论怎样挥舞也不见的会有衰弱的迹象,因为它比羽毛还有轻。拉莎现在已经来到王国边境的村落里。

「王女殿下,有要事稟告。王国边境的村落里发现大量的哥布林。」

「哥布林?为何会出现在那种地方‧‧‧总之现在要儘快作好对策。」

「但是,即使现在派遣军队去也需要编成的时间,这样做的话可能会赶不及。」

「那倒也是‧‧‧好吧。再让我想想。」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后,王女叫人传来了拉莎和罗依。


「王国边境有妖魔出现,虽说是下级妖魔,但这也足够威胁到市民的安全。但是现在派军队过去也来不及,所以呢‧‧‧」

「原来如此,就是要我用传送魔法把拉莎转送到村里让她协助那里的警备这件事吧。」

「遵命。请把这重要的任务交给拉莎我吧。」

王女把王座后的剑拿出来递给了拉莎。

「这是父王的遗物,也是每位王者代代相传的魔法剑。拉莎,你就拿去用吧。」

「王之证‧‧‧请您不要这样做,王女殿下,像我这样的人怎能使用那样贵重的东西!」


「我就是想你用。」

「王女殿下‧‧‧」

拉莎的心中充斥着一种异样的感情。为了成为骑士,直到现在对男人都毫无兴趣的拉莎,心中感受到了像恋爱一样的感觉。

「我要你向我起誓,绝对要活着回来把剑还给我。」

「王女殿下‧‧‧遵命。我绝对要亲手把剑还给您。」

为了不用王女殿下担心,我绝对要守卫村子,然后活着回来。拉莎心中不断这样地想着,接受罗依的魔法飞到了村落里。

「这样就全部解决了。」

看到首领模样的哥布林被拉莎决定性的一击所打倒,手下们马上四散逃脱。因受伤不能逃脱的哥布林,就马上扔下武器投降。所谓的下级妖魔就是这种程度,根本不是一流骑士拉莎的对手。

「军队到达的时间要三、三天‧‧‧」

拉莎对自警团下达了收拾死掉哥布林的尸体,监禁投降哥布林,以及检查村落受害状况的命令。

「人员伤亡数为零,只是村里的一部分食物和财宝被掠夺了。」

「这样啊‧‧‧没有人员伤亡可说是幸运啊。」

于是拉莎便命令自警团在村落周围警备,而自己就假寐到深夜。

「是时候啦‧‧‧」

拉莎在夜里起来,穿上了盔甲,走向了监禁哥布林的地方。从刚才开始子宫便剧痛起来,那是因为虫子为了获得养料而作出动作后产生的反应。那些虫子要是每天不补充一次养料就不能生存。但是现在罗依又不在,採集养料——精液的工作就只能自己去做了。而且这样的事情又不能去拜託村落里的人们,要是连哥布林的精液也没有的话,那王女殿下召唤的虫子就会死掉。拉莎叫牢房的看守去休息,自己就走进了牢房里。


「没事,不用怕。我是不会加害你们的。」

虽然只是片言只语,拉莎却用妖魔能理解的语言主动打招呼。看到白天使剑时如鬼神般的拉莎,哥布林都产生了发自心底的恐怖。但是手脚都被枷锁固定着,因此它们连一丁点都不能移动。就这样被哥布林所集中注视着的拉莎打开双腿,露出了她那美丽的小花园。

「我想要你们的精液。」

听到这里,哥布林都兴奋得忘记了自己被俘虏的的这件事。就算白天如鬼神一般,晚上却叫人去侵犯,这样的事哥布林们连想都没想过。仔细地看着,拉莎是多幺的美丽,就连不同种族的哥布林也感受到她那强烈的魅力。哥布林们两腿之间的肉棒都勃起了,等待着拉莎。

「嗯‧‧‧」

拉莎慢慢地坐在了哥布林的两腿之间,就这样慢慢地,哥布林的肉棒隐没在拉莎的小花园之中。哥布林的肉棒和人类的不一样,它的形状凸凹不平地极其丑陋,而且远比人类的要粗大。拉莎感到了至今为止还没感受过的刺激,慢慢地进行着活塞运动。

「呀‧‧‧啊‧‧‧嘤‧‧‧」

为了避免被外面的看守所发觉,拉莎屏着声音和哥布林干着。哥布林由于马嚼子(就是绑在马口的东西,各位看官可以理解为封口球)的原因不能发声,只能通过身体的震抖来表现自己的快感。哥布林那丑陋的肉棒开始变大,猛地顶上了拉莎的子宫。

「啊‧‧‧丢‧‧‧啦‧‧‧」

拉莎达到高潮的瞬间,子宫里的虫子一起运动起来,打开了拉莎的子宫口,与此同时,哥布林的肉棒深深地刺进,龟头侵入了拉莎的子宫。就这样一滴也没浪费,精液全部注入到拉莎的子宫里。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子宫里的虫子成群地在蠢蠢欲动了。就这样拉莎便感受到来自哥布林的和来自虫子的这两方面的刺激。

「王女殿下‧‧‧」

就算是被哥布林干,拉莎的脑海里浮现出的还是王女。从拿到保存精液用的瓶子这件事,以及要準备好这些精液的事情,肯定是王女殿下所希望发生的,那这次肯定也是王女殿下的惩罚,拉莎就是这样说服着自己。就是因为如此,拉莎才会被哥布林这幺丑陋的妖魔干。

「‧‧‧嘤!」

拉莎一边思考着王女的事情,一边收紧阴道不断地搾取哥布林的精液。然后,慢慢地拔离了肉棒,同时子宫的虫子为了自身的养料关闭了子宫口,因此哥布林的精液流散出来的事情就没发生了。子宫里的虫子由于还想得到精液,于是又开始在拉莎子宫里动作着,催促着拉莎了。拉莎露出了面红耳赤的脸,走向了下一只哥布林。

「‧‧‧还是不够喔‧‧‧王女殿下‧‧‧」
第十二话
魔骑士之剑


三天过去了,王国的军队终于来到了。根据王女的命令,由军团长带队押解哥布林们回首都,而拉莎就由罗依用传送魔法传送回首都去。

「拉莎,成果如何?」

「是的,幸不辱命。击毙哥布林首领,俘虏二十六匹哥布林,现在正押解回来。」

说完拉莎便走向王女,拿出魔法剑郑重地呈给王女。

「王女殿下,请您收回。」

「嗯,做得好,拉莎,过两天我再当众奖赏你,你回去休息一下吧。」

王女从拉莎的手上接过魔法剑,面露笑意地对她说。

拉莎退下后,王女传召了罗依。

「怎幺样,那把剑搞好没有啊?」

「即将完成了,而且完全按照王女殿下的要求来製作的,拉莎专用剑。」

「呵呵呵,好,到时就把剑赏给拉莎吧。」

「传拉莎。」

受赏的日子终于到来了。拉莎在文武百官的注视下走进大殿,当然她是没穿内裤的啦,走到王女的面前,拉莎单足下跪,低着头等待着。

「这次的作战之所以这幺成功,主要是拉莎的功劳,为此我要好好的奖赏她,拉莎,你想要什幺啊?」

「这次的作战我只是尽自己的义务而已,所以臣不需要任何奖赏。」

「不用谦虚了拉莎,这次你一个人就歼灭了全部的敌人,而且还没有一个国民死伤。这样的功劳不加以奖赏是不行的。我在这里宣布,拉莎你现在就是王国的第一个女魔骑士了。」

魔骑士,魔幻公国里最强骑士的代名词,除了以一抵百的战斗力以外,每个魔骑士都有本人所特长的技能。能够成为骑士本已让拉莎十分兴奋,而现在她不但成为了骑士,而且还是魔骑士,这更是让她兴奋不已。

「‧‧‧是,谢王女殿下。」

「这是奖给你的,你专用的魔骑士之剑。」

随着王女的话音,站在王女身旁的罗依託着一个没盖的盒子,递向拉莎。拉莎擡头看去,一看到里面的东西,她的脸就变红了。在盒子里面是一把剑,从剑尖看起并没有什幺特别之处,不过使拉莎脸变红的原因就出在剑柄上,剑柄就像是一根透明勃起的肉棒似的栩栩如生,而且从龟头位置开始就有一条像导管是的东西一直延伸到离剑锷不远镶嵌宝石的地方,不过现在那里却是中空的。而在盒子里有几个装满白色液体的瓶子,看起来刚好可以镶嵌在剑柄上。一看到这些瓶子,拉莎发现除了脸上发热,身体的某个地方也开始发热了。

「还不接受谢恩。」

罗依催促着发呆的拉莎。

「是,感谢王女殿下的恩赐。」

拉莎双手捧着盒子向王女谢恩。

「大家都退下吧。啊,罗依和拉莎,你们到我的寝宫来。」

来到王女的寝宫,王女吩咐罗依向拉莎介绍魔剑的用法:

「这把剑由和王女的魔法剑基本一样的材料製作而成的,因此它也是十分轻巧的。而这把剑的最重要的地方就是剑柄位置的这一装置,你现在不是每天都要餵养子宫里的虫子吗?这个剑柄也兼有喂食的功能,只要你把这些配套的瓶子像这样镶嵌在这里,然后就可以插进你的阴道去喂食啦。」

只是听着罗依的介绍,拉莎就感到子宫就像呼应似的发痒发热,阴道也开始分泌出透明的粘液。

「除了喂食以外,这把剑还有一个主要的功能,就是能够发出空切斩。」

「空切斩?」

「空切斩,顾名思义就是切开空气的斩击。用它就能在一瞬间破坏掉这座宫殿。不过要使用它也需要一定的条件。」

罗依边说边走向拉莎,然后伸出一只手往拉莎那开始发亮的小花园摸过去。

「啊‧‧‧」

无视拉莎的呻吟,罗依用沾满粘液的手放在了剑柄上,粘到拉莎淫水的剑柄变色了。

「使用空切斩的要求就是要剑柄的顔色完全变黑,而且当完全变黑后一天内不用的话它就会自动变回透明,现在你明白怎样用了吗?」

「明、明白了。」

一天的工作结束了,拉莎回到了自己的寝室,望着别在腰间的魔法剑,拉莎脸又变红了,她吞嚥了一下口水,解下剑,把剑柄伸向已经湿透了的小花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剑柄插进了阴道。

「啊啊啊‧‧‧」

像回应拉莎感受似的,拉莎子宫里的虫子也开始活跃起来了。受到虫子刺激的拉莎也回应似的不断加大力度抽插着。


「啊‧‧‧嘤‧‧‧王女殿下,好舒服啊‧‧‧王女殿下。」


「嗯啊‧‧‧」

不一会,拉莎便迎来了一个高潮。与此同时,剑柄感应到拉莎的高潮,装在瓶子里的精液喷向拉莎的子宫,早在等待的虫子也迫不及待地开始进食了。回过神来的拉莎望了望剑柄,发现剑柄果然开始变色了,不过离黑色还有一段距离,而且吃完的虫子也重新开始刺激着她的子宫了,于是她挑出了已空的瓶子,换上了另外一个瓶子,又开始着抽插运动了。就这样直到换完五瓶以后虫子才不再动作,剑柄也完全变黑了,不过现在的拉莎也累得连洗澡也没力去洗了‧‧‧寻狐社区


「实验顺利吧,罗依。」

「是的,王女殿下。拉莎生下的魔兽真的有这样的功能。」

累得半死的拉莎已经听不到王女和罗依之间的谈话了,不过看起来新的试验即将降临到她的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