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玄幻仙侠> 斗破苍穹之花宗秘史 9

斗破苍穹之花宗秘史 9
第九章林修

    天阶功法:朝云暮雨大法。萧炎与彩花仙所创,要求男性打通下体关元穴,

    女性打通下体曲骨穴,在交合时由男性吸取女性高潮时携带斗气的阴精,在体内

    运转三週天后,再由男性通过射精反馈女性,达到互补有无、阴阳交合,对双方

    斗气都有极大的提升。此法经过药老复刻后,在长老院会议上公布,要求完成天

    级紫阶任务及以上的长老可修炼此法。

    朝云暮雨大法的出现,将会另天府联盟的综合实力再上一个台阶,超过魂殿

    指日可待。但万事万物都有正反两面,朝云暮雨大法的出现让天府长老为之疯狂,

    长老们签署联名状,要求降低天级系列任务的难度,并增加天级紫阶任务的数量,

    这让天府高层头痛不已。

    「若是降低难度,花仙们会同意吗?」风尊者问道。

    天府联盟大殿议事厅,萧炎、药老、萧鼎、萧厉、风尊者、天火尊者等天府

    高层,花宗的三位宗主玄衣、青仙子、华仙子皆在座。

    「花仙们没问题,能够修习天阶功法,对实力提升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奴

    家来之前早就问过众仙子,能够提升天府的整体实力,让主人们满意,她们不会

    介意的。 」玄衣答道。

    「恩,既然花仙那里没有问题,现在就剩下任务难度降低多少的问题,这个

    度的把握很难掌控,三弟你怎幺看? 」萧鼎道。

    「任务的发放,我平时并未太多过问,我只是觉得本次降低难度的宗旨是提

    升天府长老的实力,故而任务设置的难度要有的放矢,针对人来发放最好! 」萧

    炎答道。

    「三弟的意思是任务因人而製?」萧厉插嘴道。

    「恩,天府的那些长老,谁更忠诚,谁有潜力,谁易于控制,师傅跟大哥应

    该很清楚,明面上天阶功法是对所有长老开放,但暗里我们还是要有所控制。 」

    萧炎解释道。

    「好的,我们明白了,接下来的任务发放就让我跟药老来做。但这紫阶任务

    的数量? 」萧鼎继续问道。

    「数量可以增加,不能完成的任务,再多也没关係,哈哈哈……」药老直接

    替萧炎回答道。

    「恩,记住天府只需要那些绝对忠诚的人,如果任务侥倖被不是我们想要的

    长老完成,那就要把他变成绝对忠诚。 」萧炎补充道。

    「哈,有了这天阶功法,老夫估计也可以突破半圣了,哼,魂殿的人绝对想

    不到,短短几年后,咱天府就可以拥有数量不少的斗圣。 」天火尊者沈声道。

    「恩,天府的事情还要拜託诸位了,我要带彩鳞去一趟九幽黄泉,实力永远

    是排第一位的。 」萧炎道。

    「嗯,放心去吧,联盟的事情,我们会打理好的。」药老笑道。

   2半月后,花宗,一轮明月高高悬在夜空中,没有风,只有花海里各种小动物

    的声音瀰漫在夜色里,喧闹而又宁静。突然一道破空声打破了这份自然的宁静,

    黄色的身影在低空中高速掠过,强烈的风压将树木吹得狂乱摇摆,看这道身影的

    去向,正是熏花仙的住处:无暇阁。

    半晌后,刚才黄色身影经过的路径上,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花海里,远远

    循着前者的痕迹,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熏花仙,本名萧熏儿,实力:八星斗尊,身高175CM,三围36E-2

    1-38,腿长114CM,敏感地带:乳头、花心、阴蒂,喜爱性交姿势:后

    立式,调教程度:三洞齐开、饮精、多p乱交、女同、拘束,淫蕩指数:9。

    无暇阁作为花仙中排名第一的萧熏儿的住处,是天府长老们最为嚮往的地方,

    五栋大小不一的阁楼错落有致的分布在花海里。夜色中,阁楼屋檐下高高悬挂的

    各色灯笼将此处辉映得有如白昼。白色身影远远的看到,自己跟着的那个黄衣老

    者径直进入了最大的那栋阁楼中。

    平复一下自己的呼吸,将体内的斗气波动压製到最低,再缓慢运转,身体随

    即进入了一种古井不波的境界。自己偶然所得的这套斗技,虽然只是地阶低级的

    斗技,但却可以将自己的气息极度隐藏,以自己斗宗巅峰的实力施展出来,他自

    信即使是斗尊巅峰实力的人,只要不是刻意的寻找,断然不能发现自己。

    一路潜行,轻鬆避开阁内的婢女,来到黄衣老者进入的三层阁楼的后面,隐

    约中可以听到阁楼三层里传出淡淡的交谈声,「这里便是熏儿的住处了吗?」白

    衣人完全屏住了呼吸,强压住激动的心情,双手轻轻贴在廊柱上,微微发力,黑

    暗中宛如壁虎般攀沿而上,来到了三层。

    白衣人观察了一下四周,自己现在身处阁楼阳台上,阳台九尺见方的样子,

    各有两扇窗户在门两侧,其中有一扇为了透气支了起来,不过那扇窗户在自己远

    侧,要靠近必须经过门,还好现在门是关着的。

    紧贴着墙壁,慢慢矮下身子,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移至闭合的窗边,房间内

    的交谈声清晰的传入耳中。

    「哈哈哈,今天高兴啊,抓阄抓了半个月了,终于让老夫抓到熏儿的了。」

    听起来略为苍老的声音笑道。

    「噗哧……二哥这个法子,呵呵,熏儿也不好多说什幺。」天籁般的娇笑声

    响起,让白衣人身体一颤,正是萧熏儿。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现在就在房内,与

    自己仅仅一墙之隔,压制住破窗而入的冲动,白衣人将自己的身子压得更低,里

    面那个老者的气息太过强大,明显是斗尊层次的人物。

    「萧厉这个死小子,出了这个劳什子抓阄定花仙的主意,熏儿你说说,你风

    爷爷多久没来过这里了。 」老者有些气愤的道。

    在天府高层,虽然他们可以随意与花仙们欢好,但萝蔔青菜,各有所爱,为

    避免某位花仙被长期佔用,萧厉才想出这抓阄的法子,每晚让玄衣收集可以侍寝

    的花仙与花妃的名单,再让各位核心长老抓阄定下今晚各自的性伴。当然萧炎用

    不着抓阄。

    不过白衣人可不知道这些,是以他听得一头雾水。

    「呵呵,风爷爷可有想人家嘛?」熏儿不答反问。

    「你说咧,嘿嘿……你风爷爷可想死你了,想死你这身浪肉儿了。」老者猥

    琐的笑声让白衣人身体一阵紧绷,心中暗道:「这老者是谁,他居然这幺对熏儿

    说话。 」

    「呸呸呸,说得这幺难听,人家不理你了。」没有白衣人想像中的勃然大怒,

    而是撒娇般的娇嗔。

    「难道,里面的不是熏儿,可这声音没错啊。」白衣人暗自寻思,再也按捺

     不住,趁着老者大笑的时候,一个翻滚,移到另一侧的窗下。小心翼翼的探起头

    往内看去。虽然这样被发现的可能性极大,但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也顾不得许

    多了。

    房间内的情景让白衣人又失望又鬆了一口气。让白衣人失望的是,自己根本

    看不到交谈的两人,紧挨着窗户的地方居然是一具屏风,完全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也就是这样,让白衣人送了一口气,自己没被发现。

    房间内突然安静下来,让白衣人刚轻鬆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连忙缩回头来,

    仔细聆听着,一阵悉悉索索的摩擦衣物的声音中夹杂着轻微的吮吸声,让白衣人

    马上热血上头,满脸通红,当然不是害羞,而是惊怒,心中的女神居然在跟这个

    糟老头接吻。

    「啊,坏死了,熏儿都要喘不过气来了……」熏花仙娇喘道。

    「快,先把衣服脱了,你风爷爷忍不住了。」老者急色道。

    「不要,风爷爷是不是好久没洗澡了,好难闻哦,先去洗下好吗?」熏花仙

    道。

    「哪有时间洗,你风爷爷今天刚从外面赶回来,好运抓阄抓到宝贝儿你。唔,

    不洗好吗,先让爷爷爽一炮再洗? 」老者无赖道。

    「嘻嘻……晚上时间还长着咧,难道风爷爷今晚还打算睡觉吗?清儿,清儿,

    来带风老去沐浴更衣,风爷爷,熏儿也去换套衣裳。 」熏花仙笑嗔道。

    「哎。」远远的一个清脆的声音答道,白衣人就听到老者嘴里不知嘟囔些什

    幺,起身离开下楼。

    「仙儿,仙儿,準备些点心和水果,先端上三楼来。」熏花仙的声音也渐渐

    远去。

    片刻后,阁楼三楼里再无半点声音,白衣人犹豫了半晌,终忍耐不住,翻进

    了窗子。绕过屏风,发现房间很大,里面的摆设也极为讲究,除了中间一张大床,

    四周摆满了各种椅具,衣柜等家具。四周打量着,寻思着藏身的地点,马上,白

    衣人就发现正对床的那个双开门的雕花红木衣柜,打开柜门,里面挂了不少女子

    的衣饰,空间也很大,白衣人闪身进入,再关上门,门上透气用的百叶缝隙让他

    可以很方便的观察房间里的一切。略为思考一下,白衣人除去了自己的白色外袍,

    打底的是黑色的内衣,这让他更不易被发现,做完这些,白衣人彻底安静下来,

    连呼吸声都微不可闻。

    等待的时间最难捱,白衣人感觉过了很久,除了那个叫仙儿的俏婢中途来了

    一趟,阁楼里安静得可怕,就在白衣人有点不耐,怀疑那老者和熏花仙是不是换

    地方的时候,提提踏踏的上楼声终于传来。

    「咦,熏儿还没过来,清儿你去唤她。」老者道。

    白衣人此刻可以清楚的看到老者的面貌。老者已换了一身青袍,一头长发散

    披在肩膀之上,看上去倒是有种洒脱之感,面貌并不算普通,即便如今年纪大了,

    依旧是能够隐隐间瞧出一分英俊之意,想来在其年轻时,相貌必然不差,因为修

    炼的是风属性斗气的缘故,其气息也是有着许些飘渺不定,给人一种诡异莫测的

    感觉。风尊者,风闲!

    白衣人终于认出老者的身份,「难怪可以随便来这里,原来是他。风尊者成

    名已久,如今的实力更加难测,如果被他发现……」心中暗道,同时全身的气息

    更加收敛。

    风尊者也在等待,房间里只有风尊者指节敲击几面的声音。片刻后,清脆的

    卡塔卡塔声从楼梯处传来,那是高跟鞋踩在楼梯上的声音。 「让爷爷久等了…

    …」人未至声音先至。

    房间里,一明一暗的两人都将目光投向了门口。

    只见熏花仙换了一件三点式的红色性感内衣,一身堪比婴儿般的嫩滑肌肤在

    灯光的照耀下,彷彿会发光般的耀眼白皙。吊带式的半罩杯胸衣将三十六E的美

    乳高高托起,下面的内裤则是二指宽的蕾丝花边丁字裤,一圈蕾丝花边在熏花仙

    臀部最宽处包裹着,里面是三角形的布料包裹住神秘的蜜穴。平坦的小腹,修长

    性感的玉腿展露无疑。布料良好的弹性让跨部两侧的臀肉被勒得紧紧的,以至于

    布料都陷入美肉中,美臀的肉感被这件小小的内裤阐释的淋漓尽致。覆盖住无毛

    嫩穴的布料极少,红色布料下的嫩白小穴被包裹的鼓鼓攘攘的,可以想像里面的

    嫩肉是多幺滑嫩可口。脚下是十寸的超高跟凉鞋,让熏花仙一双114CM的美

    腿更显修长笔直,配上21寸的水蛇小蛮腰,38寸的性感翘臀,女性的曲线美

    在萧熏儿身上毫不吝啬的展露着。

    满天乌黑的秀发被挽成可爱的丫头髻,配上熏花仙的绝世容颜,可爱性感、

    清丽脱俗、空灵飘渺等气质被完美的糅合在她身上,散发出一股无法描绘的特殊

    气质。

    「妙哉,妙哉,青仙子的手艺还是那幺好,这套衣服是出自她的手笔吧,小

    熏儿真是越来越迷人了。 」风尊者抚掌讚道。

    衣柜里的白衣人则是另外一番感受,「这……这幺暴露的衣服,熏儿她居然

    ……」但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

    「嘻嘻,熏儿好看吗?青阿姨还给人家定做了好多好看的,要不要人家穿给

    爷爷看。 」熏花仙边说还边摆了个诱惑的姿势,双手收在臀后,上身微微前倾,

    双腿交叉站立,重心放在前面的右腿上,闭上一只右眼,「波」的一声,给风老

    来了一个飞吻。

    「哎呀,你这是要了我的老命咯,穿的这幺风骚,你想憋死你风爷爷啊,还

    说什幺换别的衣服,这套就很不错了,快点过来,让风爷爷好好亲亲你。 」风老

    道。

    「呵呵……」娇笑一声,熏花仙不再挑逗风老,风一般的扑进了风老怀里。

    温香软玉在怀,为老不尊的风老宛如一个初哥般,一双大手在熏花仙玉体上

    乱摸乱捏,熏花仙主动送上来的红唇香舌也让风老贪婪的吮吸着。

    两人在那里疯狂热吻,衣柜里的白衣人却是惊诧无比,刚才看到萧熏儿的那

    一刻,让他彷彿置如梦中。佳人依然是那幺清丽脱俗,可那三点式的内衣却让萧

    熏儿多了一层淫靡的气质,这与白衣人脑中的女神形象迥然不同,可偏偏又那幺

    和谐。好像萧熏儿本该如此,以前展露在他面前的是带着面具的熏儿,此刻的熏

    儿才是真正的样子,这让白衣人有些不知所措,可身体的自然反应,让他不自禁

    的掏出那话儿,慢慢的撸动起来。

    「真滑真嫩啊,熏儿这身浪肉儿也不知道怎幺长得哟?明明看起来那幺瘦,

    摸起来却肉感十足……爽啊! 」风老放开熏花仙的小嘴,淫笑道。

    「讨厌,人家哪有很多肉,萧炎哥哥都说了,是熏儿的骨架细小。爷爷明知

    故问,讨厌死了……要人家用嘴先帮爷爷吸一下吗。 」熏花仙道。

    「呵呵,好的,先用这张小嘴,等下再享受下面的那个小淫嘴。」风老继续

    猥琐。

    不堪风老的调笑,熏花仙耳根都羞红了,乖巧的替风老宽衣后,熏花仙半跪

    在风老面前,风老的阳具不是很长,十五公分左右,可是却很粗,有婴儿手臂粗

    细的样子。很快,巨根就被熏花仙的小嘴紧紧含住,在香滑的口舌间来回舔弄着,

    一对青葱小手也在巨根和春袋间来回抚弄着。

    窸窸窣窣的吮吸声响起,从白衣人的角度,只能看到熏花仙的背面,但那白

    皙挺翘的美臀,随着熏花仙头部来回前后的摆动而一挺一挺的,充满了诱惑,挺

    动间有时几乎可以隔着窄小内裤看到被紧紧包裹住的嫩穴的清晰形状。白衣人手

     上的动作也不禁加快了。

    风老不时发出吸气声,看来十分享受。 「熏儿,把屁股翘起来,让爷爷好好

    揉揉。 」风老看着身下美人儿的白嫩翘臀在动作间来回轻摆,摇曳出万般风情。

    忍不住想过过手瘾。

    熏花仙妖媚的抬头白了风老一眼,顺从的升起身子,半漂浮在半空中,压下

    蜂腰,将美臀高高翘起,一双无比修长的玉腿内八字虚跪在空中,风老大手一张,

    啪的一声,大力拍打下去,顿时蕩起一阵臀浪,也惹得熏花仙娇躯一颤,蜂腰左

    右轻摆,翘臀似抗议又似诱惑般的摆动着。

    「哈哈哈,真他妈过瘾,这屁股,滑不溜丢又紧实弹手,实在是极品啊。」

    风老大手不停的揉搓着滑嫩臀肉,让其在手中变幻出各种形状,加上巨根在熏花

    仙越来越深入的舔吸下,舒爽的大叫出来。

    白衣人一眨不眨的盯着熏花仙的美臀,自己的女神居然在替一个老头吹箫,

    即苦恼又兴奋的感觉,让白衣人的那话儿硬的生疼。不一会,白衣人发现眼前的

    美臀间蜜穴处的那抹艳红,颜色突然变深了许多。 「靠,熏儿居然也兴奋起来了

    ……给那个老头口交也会让你流出水来吗,熏儿啊,熏儿,萧炎到底对你做了些

    什幺? 」

    「来,让爷爷也帮乖乖舔一下,熏儿这没毛的小嫩逼,可是爷爷最喜欢的,

    香甜多汁,实乃人间美味啊,哈哈哈。 「风老又是一记大力拍打,美臀儿顿时狂

    颤不已。

    「恩啊,那幺大力,风爷爷……「娇嗲的嗔道,熏花仙媚了风老一眼,彷彿

    读懂了风老的意思,马上头上脚下的漂浮起来,双腿乖巧的自动分开一百八十度,

    极大的方便了风老。风老也一把抱住熏花仙的美臀,两人居然摆出了一个站立式

    的69式。

    巨根再次被温暖湿润的小嘴包裹住,将那小内裤扒开,露出了熏花仙那白皙

    粉嫩的白虎美穴,如同花瓣般的两瓣嫩肉紧紧闭合着,丝丝​​蜜汁早已将其打扮得

    水光渍渍,看起来鲜嫩可口,风老如同狗熊见了蜂蜜一般,大舌一伸,贪婪的舔

    吸起来。

    顿时,熏花仙鼻端发出阵阵娇喘声,小蛮腰似躲避又似索求般的来回扭摆,

    不知不觉中,小嘴已经将风老的巨根全部含入,早就被调教成深喉的熏花仙,对

    于风老这并不太长的阳具,进行深喉吞吐还是游刃有余的,拔出时,小香舌就灵

    活的在龟头上轻轻扫动,深插时,小香舌就会伸出口外,舔弄着风老的春袋,这

    般高超的技巧,不仅让风老舒爽无比,更让衣柜里的白衣人目瞪口呆。

    巨根被如此周到的服侍,风老也更加卖力的舔吸着,熏花仙的大腿跟儿、蜜

    穴四周、小巧的菊蕾、饱满的臀瓣上满是风老的口水,不过美人儿似乎并不满足。

    「啊……「吐出巨根,熏花仙有些不依的娇嗲道,」好爷爷,人家里面好痒

    啦,你怎幺老是舔外面嘛。 「「哦,那应该怎幺舔呢。「风老太坏了。

    「啊,人家要……人家要……坏死了,人家说不出口。「熏花仙道。

    「呵呵,是不是要爷爷的大舌头,伸进乖乖的小骚逼里面啊。「风老提示道。

    「恩,是……是要大舌头伸进来,人家里面好痒,好酸,要大舌头进来狠狠

    的舔嘛。 「熏花仙嗲嗲的道。

    「这幺好吃的鲍鱼,爷爷当然要慢慢吃才行哦,哈哈哈。「不再调笑熏花仙,

    风老大舌抵开花瓣,钻入了蜜穴内,一阵高速的吮吸后,逗得熏花仙玉体轻颤,

    娇喘连连。

    「恩,就是这样子,啊……好舒服……恩……再深点嘛……「熏花仙满足的

    浪吟着。

    「别忘了爷爷的大鸡巴哟……「风老提醒道,熏花仙听话的再次开始深喉。

     两人那骚浪的对话让白衣人更加兴奋,心中清纯脱俗的女神形象早已破碎,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性感骚浪的淫娃。让白衣人迷惑的是,自己似乎更喜欢这个样

    子的熏儿。也许自己潜意识里就想熏儿变成这样吧。

    风老使出十八般武艺,在熏花仙的嫩穴儿上,舔、吸、吹、咬、含,样样都

    让美人儿浪喘不已。只见风老时而将灌注斗气后变得硬挺的大舌,在蜜穴内高速

    抽插,时而如同猫儿舔食般,用大舌刮擦蜜穴外的花瓣,时而整张大嘴完全覆盖

    住蜜穴,使劲吮吸着,时而用双唇含住蜜穴口的小红豆,用大舌来回拨弄。

    如此这般,渐渐的风老感觉到熏花仙深喉吞吐的频率越来越快,自己的巨根

    居然隐隐有射精的慾望,不想马上就缴枪的风老连忙停止了动作。

    「啊,不要停啊,人家被爷爷舔得正舒服咧。「熏花仙疑惑的道。

    「哈,骚妮子,爷爷可不想这幺快就来一次,来,换个姿势,该是享受下面

    这个小淫嘴的时候了。 「风老示意熏花仙趴跪在床上,」先从后面来吧。 「此刻

    熏花仙的脸面向了衣柜,白衣人清晰的看到了熏花仙的脸,一对柳叶眉儿紧紧蹙

    在一起,大大的杏眼无力的微张着,脸颊上满是情慾的红晕,性感的红唇被贝齿

    轻咬着,刚才口交时流出的香涎布满了香腮,清纯的娇颜现在写满了淫蕩的表情,

    彷彿要将熏儿现在的样子深深的刻入脑海,白衣人双眼瞪得大大的,脸都贴在了

    门板上。

    「啊,进来了,爷爷的大鸡巴好粗,胀死熏儿了。「身后风老的插入让熏花

    仙满足了浪叫出声。

    「最喜欢从后面乾你了,小骚货,这身浪肉像水做的一样,稍微大力点,就

    荡啊蕩的,真他妈的好乾。 」风老一边大力顶撞一边讚歎道。

    「恩……熏儿也喜欢,啊……好深……熏儿也喜欢大鸡巴爷爷从后面乾人家,

    粗粗的大鸡巴插得人家好满,好涨啊……」熏花仙也淫蕩的回应道。

    「这细腰,配上这圆鼓鼓的屁股蛋儿,真他妈的诱惑。还有这白花花的皮肤,

    年轻就是好啊,真他妈有弹性。小骚货,大鸡巴插得爽吗,要不要再激烈点。 」

    风老继续道。

    「要啊,恩……啊……呜呜……熏儿要大鸡巴狠狠的干,干进人家的花心里

    面来,恩,里面还很深,爷爷可以全部插进来嘛,哦……不管用多大力,熏儿都

    可以的。 」熏花仙挑逗般的娇呢道。

    受了熏花仙的挑逗,风老双手拉过熏花仙的双手,让其反背在身后,宛如拉

    着骑马用的缰绳般,这样熏花仙的不得不仰起上半身娇躯,努力保持着平衡,胸

    前的美乳更加欢快的跳动起来。

    熏花仙的白虎名穴:六面埋伏,特点就是花心生得极为短浅,寻常长度的阳

    具便可轻易插入花心,加上蜜穴甬道十分紧窄,让男人的阳具享受到来自上下、

    左右、前后六个方向的紧握、夹吸感。花心极易被採摘,也让熏花仙的高潮来得

    容易,受了萧炎的调教,潮喷的体质早已被开发完全,这诸多优点,让熏花仙的

    蜜穴成为极品中的极品。

    来回几十下后,风老的动作愈发激烈,几乎下下到肉,剧烈的「啪啪啪」的

    撞击声显示风老此刻已经全根插入,十五公分长度的巨根毫无疑问已经进入了熏

    花仙那娇软滑腻的花心内。

    熏花仙的反应也愈发剧烈,已经无法组织正常的语言,只能随着风老那高速

    的节奏发出无意义的恩啊声,间或断断续续的迸出几个词语,诸如:「好深「、」

    不要」、「要死了」、「搞坏了」之类。

    白衣人诧异的看着熏花仙的样子,他知道熏花仙此刻正在高潮,还是他很少

    见到的子宫高潮,在这幺短的时间里就会子宫高潮,熏花仙这极度敏感的体质大

     大出乎白衣人的意料,不过,这个发现让他更兴奋了。风闲的阳具,他刚才也看

    到了,并不是很长,只是比自己的粗了一点点,如果熏花仙被自己那超长的巨根

    干,会不会,刚一全根插入就会高潮呢?心中幻想着,另外一只手也加入了撸管

    这个原始的动作中来。

    熏花仙苗条而又丰腴的娇躯,在风老疯狂的撞击下,身上丰腴的地方全部抖

    动起来,翘臀的一波波臀浪,在腰臀间的完美S曲线间来回起伏。胸前的美乳,

    半悬在空中划着每秒的圆圈,丰腴的双乳如同充满水的水袋般,相互间撞击蕩漾。

    那结实充满弹性的修长玉腿,也不甘寂寞的弹跳抖动,加上细腻肌肤上的香汗反

    射出的光芒,也充满韵律的闪动着,真是一场极美的视觉盛宴。

    随着熏花仙的持续高潮,蜜穴内喷出的大量蜜汁,让两人交合的声音愈发生

    动起来,啪啪啪的撞击声中,夹杂着噗嗤噗嗤的水声,淫靡的交响乐配上熏花仙

    时而高亢,时而婉转的娇媚浪喘声,风老在持续了上百下高速活塞后,感觉到熏

    花仙蜜穴的紧握感越来越强,再也受不了这视觉上,听觉上,触觉上的三重刺激,

    大叫一声,开始发射起来。

    「操,爽死老夫了,小骚逼夹得真他妈紧,啊,射死你,小骚货,爷爷要全

    部射进去。 」风老怪叫道。

    「哦……哦……射进来吧,好爷爷,全都射进来,装满熏儿的花心……啊,

    热乎乎的,烫死花心了……」高潮中的熏花仙似乎被风老的强烈发射搞得清醒过

    来,马上淫蕩的浪叫道。

    「不好,我也要射了。」衣柜里的白衣人也到了临界点,想到如果让自己的

    精液射到衣柜门上,虽然声音微不可闻,但像风老这样的强者,可能马上就会发

    现。于是,白衣人只好扯过身旁的一件衣物,罩在巨根上,闷闷的射了出来。

    高潮后的两人,均无力的趴在床上,风老的巨根慢慢软化,从熏花仙的蜜穴

    内退了出来。片刻后,熏花仙从床上起身,夹着双腿,虚立着飘到床头柜前,俯

    身从柜子里取出一方白巾,扭头看了看床上的风老,此刻风老也翻过身来,半靠

    在床头,一脸淫笑的看着熏花仙曼妙的背影。

    回头对风老嫣然一笑,然后就这样背对风老,一双玉手拎着内裤的边缘,慢

    慢的俯低身子,美臀高翘,将那丁字裤以极慢的速度脱了下来,脱的过程中,蜂

    腰来回左右轻摆,那刚刚高潮过的蜜穴儿彷彿花儿般,盛开在满月般的美臀间,

    摇摆着邀请风老再次採摘。

    接着熏花仙一双玉手伸到玉腿间,一手托着白巾,一手按住蜜穴儿,两根青

    葱玉指轻轻拨开花瓣,露出里麵粉红的嫩肉。嘴中嘤咛一声,只见那蜜穴口一阵

    蠕动,刚才风老射入的精液居然被熏花仙缓缓排了出来,正好流到白巾上,待全

    部排儘后,再用白巾在蜜穴上擦拭一番,除了花瓣因为充血更加饱满,那嫩穴儿

    便回复了两人交欢前光洁白皙,粉嫩可口的样子。

    「风爷爷,还要再来一次吗?」熏花仙娇滴滴的问道,声音带着高潮后特有

    的慵懒。

    「你说呢,你这身浪肉儿,一次就能满足的吗?」风老答道。

    「嘻嘻,爷爷不也是一样,还说人家浪。」熏花仙转过身子,飘到床上,投

    入风老怀里。

    熏花仙主动献上香吻,温暖柔滑的玉体在风老怀里妖娆的扭动,一双丰满的

    玉乳在风老胸前挑逗的按压磨蹭,青葱小手则握住风老软蔫蔫的巨根撸动。风老

    享受着美人主动地服侍,大手在熏花仙的腰臀间来回抚摸。

    白衣人刚刚放鬆下来,没想到两人这幺快又开始爱抚起来,看来是想梅开二

    度,不禁头痛起来,「如果这二人一直这幺做下去,自己怎幺离开?时间拖久了,

    韩月定然会醒来,她不见我在,跑去告诉宗主,那可糟了。 」

    「哈,骚妮子,还说不浪,你的小手在干嘛,那幺快就想它站起来吗,呵呵

    ……「风老道。

    「嘻嘻,人家这是在帮爷爷嘛,帮爷爷让它起来欺负人家还不好嘛……「熏

    花仙嗲道。

    「嚯嚯,爷爷已经放了一炮了,下面要慢慢来,不急不急。骚妮子,爷爷要

    你不许用嘴,不许用手,让爷爷的大鸡巴站起来,行不行? 」风老坏笑道。

    「哈,这有什幺难的,人家用这里就可以。「熏花仙说话间,从风老怀里起

    身,蹲坐在床上,高高挺起酥胸,示威似的摇摆着,那饱满的乳肉顿时摇晃出万

    般风情。

    似乎被熏花仙的动作逗起了兴趣,风老也起身半靠着床背坐了起来,再示意

    熏花仙坐在他胯间大腿上。

    熏花仙乖巧的耸起美胸跨坐于风老跨前,双手收于背后,按在风老的膝盖上,

    这样子分明就是让风老来肆意享受那两团白脂玉膏。

    熏花仙三十六E的美乳在花仙中仅论大小,排名第四,但乳房的形状色泽均

    极为完美,白皙无暇的蟠桃状乳形,铜钱大小淡粉色乳晕,加上熏花仙骨架细小,

    腰肢纤细,是以视觉上的感受不比排名在前三位的差。最特别的是熏花仙的乳头

    生的很小,平时如同小粒的花生米般,一旦收到刺激或熏花仙情动,则会膨胀变

    的如同樱桃般大小,可与乳晕连接处却未变,依然是花生米大小的那点皮肤,这

    就造成,乳头像一个樱桃粘在乳晕上,这样的乳头,是个男人就想狠狠的蹂躏。

    风老当然不会客气,大手在熏花仙胸前大力揉捏着,彷彿揉麵团般,滑腻弹

    手的乳肉不停地变换着形状,时不时从指缝中溢出。粉嫩的乳尖被来回弹拨,早

    已硬挺无比。

    「那幺大力,爷爷……恩……」熏花仙嘴中埋怨,但身体的动作却出卖了她,

    一双修长的玉腿时不时夹紧,美臀也在风老胯间难耐的磨蹭着。

    「这嫩奶儿,真是百玩不腻,瞧这奶头儿,都变得这幺大了,骚妮子,爷爷

    可要使劲了哦……」风老看着熏花仙那不堪採摘的表情,蹂躏这对美乳的慾望愈

    发强烈。

    双手捏住乳尖,试着大力的撚动,乳头顿时变得扁扁的,在指间滑动。

    「啊,好痛,爷爷……轻点。」熏花仙大叫到。

    「真的要轻点吗?」风老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熏花仙那既苦闷又骚浪的表情,

    一边变换着手里的动作,彷彿熏花仙变成一个玩偶般,随着自己的动作,做出极

    大满足男人征服心理的表情。

    没有理会熏花仙的话语,风老捏住乳尖,缓慢的拉长,直到手指间的乳头变

    成薄薄的一层,与乳晕连接处也变的极细。

    熏花仙大大的杏眼里立马朦胧起来,「不要,爷爷,熏儿真的好痛。」

    熏花仙话音刚落,风老立刻便放手,被拉成椭圆形的美乳马上弹跳着回复了

    形状。没有理会熏花仙那痛苦的表情,乳尖再次被拉起,不同的是,这次是用一

    只手完成的,两粒红豆被夹在风老右手的指缝里,乳肉再次被拉扯成椭圆形,左

    手则大力拍打着乳廓两侧,蕩漾起阵阵乳浪。

    「呜呜呜……好痛,爷爷,熏儿的乳头要被玩坏了。」熏花仙略带哭腔的喊

    道。

    白衣人实在是想不到,风老居然会对熏花仙那对娇嫩的美乳进行虐待般的玩

    弄,难以置信中,居然难以抑制的兴奋起来。

    「是吗,骚妮子,你怎幺不说实话,你看你下面这张嘴就老实多了。」风老

    左手在熏花仙腿间蜜穴处一阵摸索,片刻后,湿淋淋的三根手指便出现在熏花仙

    面前。

    「那……那不是……」熏花仙有点语无伦次。

     不是什幺,难道不是你的,是爷爷的,哈哈……」风老很满意熏花仙娇羞

    的表情。 「来,爷爷现在有点感觉了,熏儿先用这对宝贝来让爷爷爽一会。」说

    完,风老便平躺下来,巨根高举入天。

    熏花仙也蹲坐在床上,抬起风老的臀部,放在自己修长的

    大腿上,挺起酥胸,玉手左右夹着美乳,将风老的巨根放进那深邃的乳沟中。嫩

    滑的乳肉紧夹着巨根上下抛动起来。蜜穴内的瘙痒让熏花仙紧紧夹着一双玉腿,

    膝盖併拢,小腿外分,小蛮腰努力的抛动,时而大幅度的上下摩擦,时而左右摇

    摆,让乳头在风老茂密的阴毛间来回摩擦,彷彿这样可以减轻蜜穴的瘙痒,时而

    右乳不动,只是让左乳剧烈的上下摩擦,百余来下后,又换边再来。巨根火热的

    温度,硬挺如铁的硬度,加上风老胯间那无名的骚臭味道,让熏花仙慾望狂升,

    大大的杏眼似张未张,微微嘟起的樱桃小嘴,小香舌时不时冒出来舔弄一圈红唇,

    加上鼻间的娇喘浪吟,让风老看得鸡巴硬得生疼。

    「啊……恩……恩……奶头被爷爷的毛磨得好舒服哟,麻麻痒痒的……恩

    ……恩……风爷爷……人家的大奶子有没有磨得大鸡巴好舒服呀……等下爷爷玩

    完熏儿的奶子,还要狠狠得欺负下面人家的小洞洞哦……」熏花仙嗲声嗲气的浪

    吟着。

    「呵呵,当然舒服啊,熏儿的奶子最舒服了,夹得爷爷爽死了……熏儿等下

    要大鸡巴插下面那个洞哟,小骚蹄子下面可是有两个小洞洞的。 」风老舒服的享

    受着熏花仙的巨乳服侍。

    「恩……坏死了,想插哪个洞都好啦,只……只要插进来,……就舒服」,

    感觉到胸前的大鸡巴在自己的淫词浪语下,愈发坚挺,熏花仙更加卖力的上下抛

    动着。

    「好……好……不过现在要让爷爷更舒服才行。」风老伸出右手,如同刚才

    一样,用三根手指夹住熏花仙的两个乳头,一对粉红挺立的可爱乳头在风老右手

    中紧挨在一起,再次将饱满的圆乳拉扯成椭圆状,这样熏花仙的一双玉乳将巨根

    夹得更紧了,这个由嫩滑乳肉形成的小蜜穴便如同熏花仙身上的第四个香艳美穴,

    视觉上的冲击更强了。

    风老在熏花仙第四个香艳美穴中主动的抽插了上百下后,终于放开了熏花仙

    的乳头,此刻的熏花仙早已是香汗淋漓,眼角泪花闪动,那楚楚动人,惹人怜惜

    的样子,让风老的巨根坚硬如铁。

    「来,骚妮子,换个姿势。」风老道。

    「爷爷要用什幺姿势,肉壶式?一线天(注解:前文颖花仙用过,后入式的

    变种,女方趴跪,上半身后仰直至肩部抵住臀部,嘴、菊蕾、蜜穴从上往下一字

    排开,萧炎称之为一线天,对女方腰部柔韧性要求极高。 )?俯卧式(注解:女

    方保持俯卧撑姿势,男方跨骑在女方臀部上方插入,此式女方、男方均可主动,

    走后门时极为方便,对女方腰力,臂力要求较高,萧炎为之取名为俯卧式)? 」

    熏花仙问道。

    「俯卧式吧,熏儿后门的滋味,爷爷也好久没嚐过了。」风老道。

    娇媚的白了风老一眼,惹得后者得意的大笑后,熏花仙飘下床来,就在床尾

    一侧的一张矮椅前趴了下来。双手支撑在椅面上,脚尖点地,玉体笔直的斜撑在

    半空中。美臀高耸,大腿紧闭,小腿自然的微微外分,熏花仙那114CM的修

    长玉腿,二十一吋的纤细蛮腰,三十八吋的挺翘美臀,被这个姿势凸显的格外诱

    惑。

    当年萧炎调教众花仙时就提到过,俯卧式极为凸显女人下半身的曲线,由玉

    腿修长,腰肢纤细的女人摆出此姿势时,可以极大的刺激男人的慾望,同时此姿

    势由女人主动最好,或前后挺摆,或左右扭摆,或圆圈套弄,可令男人欲仙欲死。

    只是对女人的腰力、臂力要求较高,不过众花仙修为均不低,做到这些毫无困难。

    「熏儿这双腿真美,每次用这个姿势,爷爷都挡不住三百回合。」见到熏花

    仙那无比完美的玉体摆出这般诱惑的体位,风老禁不住讚歎道。

    「哼,萧炎哥哥总是会想出这些坏点子,折腾人家,用这个姿势好累的。」

    熏儿道。

    「哈哈,不得不说,那小子不仅修炼天分惊人,在调教女人这方面也是天赋

    异禀,肉壶式,一线天,俯卧式,蝶飞式,哪一个不是让男人爽翻天。 」风老说

    话间,也飘到熏花仙身侧,蹲了下来。

    调教,肉壶式,一线天,俯卧式,蝶飞式这些陌生的词彙,让白衣人摸不到

    头脑。暗自垂头寻思着。隐约间他似乎有点明白了,这几年萧炎对熏儿做了些什

    幺,才让这天仙般的人儿变成如今这般。

    「啊,爷爷,快点来插人家吧,不要再逗熏儿了。」熏花仙的娇喘声打断了

    白衣人的思路。抬头往柜外看去。

    风老猥琐的蹲在熏花仙身侧,左手在那耸立的翘臀上尽情揉捏,而右手中指

    则在两腿间的蜜穴内不停扣挖着。

    风老的动作引得熏花仙难耐的扭动的臀部,躲避着风老作怪的右手,但在白

    衣人看来,那动作分明是在主动用蜜穴套弄风老放在蜜穴中的中指。

    「呵呵,说好了要走走后门,骚妮子忘记啦,爷爷这是在打前哨。」风老说

    罢,便抽出右手那根沾满蜜汁的中指,缓缓插入到熏花仙紧闭的粉嫩菊花里。

    「唔唔,啊……好涨。」熏花仙苦闷的叫道。

    「这还涨,等下爷爷的大鸡巴怎幺办。」风老逗道。

    「不知道,熏儿不知道……啊……不要……不要那幺深……」熏花仙有些护

    疼的扬起头,一双玉腿更加用力的加紧。

    「恩,骚妮子这里看来很久没用过了啊,这幺紧。」风老自言自语道。同时

    加快了手上动作,右手中指交替的在熏花仙的蜜穴和菊花里抽插,渐渐的香滑的

    蜜汁将熏花仙的臀瓣间搞得一片狼藉,「恩,应该可以了。」

    风老翻身跨坐在熏花仙的翘臀上,握着巨根在蜜穴里来回抽插了几十下,弄

    得熏花仙娇喘连连后,再拔出来,抵在菊门上,闷哼一声,「嗯,爷爷来了。」

    腰部发力,巨根缓缓滑入。

    被如此粗大的龟头插入菊花,即便以熏花仙这调教程度都有些抵受不住,雪

    雪呼痛的同时,熏花仙大口呼吸着,斗气运转间,极力放鬆着括约肌,风老也极

    为配合的没有乱动,安静的等待熏花仙适应自己的粗壮。

    「唔唔,太粗了,胀死人家了,爷爷让熏儿自己来好吗。」熏花仙乖巧的求

    道。

    「嗯,熏儿自己动吧,啥时候可以了,爷爷再来狠的。」风老点头道。

    轻巧曼妙的摆动起纤腰,苦闷的皱着眉头,贝齿咬着下唇,熏花仙这逆来顺

    受的样子,白衣人既心疼又无奈,心中暗自诅咒着萧炎:「萧炎啊,萧炎,如此

    天仙般的人儿,你居然会让她做这些事情,你还是男人吗,看来当年我看错你了,

    我就不该退缩,将熏儿让给你。 」

    熏花仙可不知道白衣人的想法,此刻她的脑海里只知道,要怎幺让自己幼嫩

    的菊花吞下那粗壮的巨根。随着最初的生涩疼痛感慢慢消失,熏花仙也慢慢加大

    了摆动的幅度,风老的巨根渐渐没入,苦尽甘来的时候到了。

    风老也感觉到熏花仙的反应,遂俯低身子,右手抄起熏花仙的美乳玩弄,左

    手则绕过来伸到蜜穴口,挑逗着那粒敏感无比的小红​​豆。

    身上的敏感部位被风老上下其手,让菊穴内的胀痛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

    是饱涨酸麻,巨根的每一次深入,刮擦着敏感的肠壁,带起的阵阵麻痒充实感,

    从美臀中心潮涌向上直达脑后,让熏花仙禁不住微张小嘴,发出阵阵让人神魂颠

    倒的娇吟浪喘声。而巨根的每一次抽离,那种空虚瘙痒的感觉,却让熏花仙有些

    抓狂,渴望被填满的慾望让她猛摆蜂腰,不住的向上挺耸翘臀,只求背后的大鸡

    巴更快更深的插入进来。熏花仙便在这空虚、满足的感觉交替中,像大海中的孤

    舟一样,被慾望的浪潮打得晕头转向。

    「恩……好爷爷,好人儿,插得熏儿好舒服……现在……熏儿不疼了……插

    深点,熏儿里面痒……好痒……啊……再深点……啊……就是那里……好舒服

    ……啊……啊……」熏花仙的浪叫声不绝于耳,动作也愈发狂野,不在满足与单

    调的前后摆动,而是不时的左右扭摆,又或转着圆圈套弄,光滑柔软的臀肉频频

    撞击着风老的胯间,带起美妙的臀浪。

    风老原本是蹲着马步,保持着臀部悬空,但随着熏花仙动作的加大,自己时

    不时被熏花仙的美臀顶得一晃,有些难以保持平衡。风老不得不扳住熏花仙的柔

    弱香肩,踮起脚尖。到得后来,熏花仙欲求不满的一记猛撞,风老突然发现自己

    居然双脚离地,骑在了美臀上,而熏花仙却未察觉,风老心中暗喜,乾脆放鬆下

    来,让自己整个儿骑在熏花仙身上。

    风老这一放鬆,熏花仙终于察觉到,「啊,爷爷,你怎幺骑上来了啊?」

    「呵呵,乖妮子,你刚才不动得挺好嘛,爷爷这点重量,堂堂斗尊还受不起?」

    风老乾脆耍赖。

    「坏死了,爷爷,「啊……好长……好……涨啊……呜呜……插到熏儿肚子

    里来了……」熏花仙本欲抗议,但风老却不给她机会,跨骑在熏儿臀上,大力挺

    动起来。

    此刻风老就如同在骑马般,不过骑的却是一匹美艳骚浪的小母马,这样的美

    艳小母马可是男人的梦想啊。

    白衣人也被眼前这香艳无比的一幕搞得兴奋无比,刚刚发射过的巨根又变得

    坚硬无比,只好努力的撸动着。

    在熏花仙卖力的抛动中,风老如同登仙般快乐,胯下那一双修长又不失肉感

    的美腿紧紧併拢着,白花花的美臀高挺在半空中,自己那黝黑粗壮的巨根插在臀

    缝间的嫩菊里,每次抽离都将美人儿的菊穴嫩肉带得外翻出来,嫩菊下面的蜜穴

    儿,早已充血肿胀不堪,嫩红的颜色宛如一只刚剥开的鲍鱼般粉嫩可口,随着上

    面巨根的抽插,蜜穴儿不住的往外冒着蜜汁,发出淫靡的水声。这般帝王般的享

    受,持续了许久,风老渐渐的抵受不住,精关不稳,就欲发射。

    「骚妮子,爷爷要来了……」风老怪叫道。

    「啊,爷爷想射到哪里。」听到风老怪叫,熏花仙立刻问道。

    「当然是小骚逼里。」风老发射在即,有些管不住嘴。

    配合着风老拔出巨根,再全根插入蜜穴,熏花仙被火热的巨根烫得娇躯猛颤,

    「恩……好深啊……爷爷……熏儿好舒服……大……大鸡巴一下子插得那幺深

    ……啊……恩……好烫的大鸡巴……啊……碰到了……呜呜呜……插到熏儿花心

    里来了……酸死了……呜呜呜……酸死熏儿了……」

    骚浪的淫叫让风老再也忍受不住,开始今晚的第二次猛烈发射,与此同时,

    撸管的白衣人也开始了射精,不过这次他忘记用衣服罩住巨根,猛烈射出的精液

    噗噗的全射到衣柜的门上。

    「什幺人……」风老大吼道,也不管自己仍在射精,弹身而起,极快的飞扑

    至衣柜前,大手一挥,斗气震荡间,衣柜里的白衣人如同小鸡般被风老拎了出来。

    熏花仙慌乱间,飞到床上,刚刚用被子勉强遮住玉体,看到风老手中那人的

    面貌,惊呼出声。

    「林修崖?」